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进击的的哥布林
    正午,艳阳高照,晒得人们脊梁直发烫,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古剑城,城墙上一列列身着甲胄卫兵在烈阳下稍显疲惫。外放眼望去,城外连根毛都没。

     “咱们这东城门靠近东海,压根就不会有人从这来,咱们这放哨就没必要了吧,你看这些兄弟,这么热的天,怪辛苦,你看是吧?嘿嘿 ”

     一个头倚墙角,,满脸胡渣的卫兵,眼瞥着一望无际城外平原不耐烦地向他身旁一个长官模样的人努了努嘴。也难怪人家不耐烦,这货半天喝了四瓶矿泉水,居然一趟厕所没上,全作热汗出了。

     “敬忠职守”

     长官模样的人面如寒霜地盯着这位守城士兵,口中一字一句凝肃定然地道,他便是古剑城城东卫队长王乃宾

     “切,难怪被调到城东来,这个二愣子”

     守城士兵,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不满的撇了撇嘴。

     “所有人注意,那好像有人骑着陆行鸟过来了”

     王乃宾眼神凝重的望着那渐进身影,似乎也很不解,确实如满脸胡渣卫兵所说,东城门一月也难遇到一个人。

     “你眼花.....”

     满脸胡渣的卫兵话在嘴边还没落下,下意识顺眼看过去,妈蛋,见鬼了,还真有人骑着路行鸟过来。

     ...........

     赤岭村,古剑城在古剑城正东方十里赤岭山山腰的一个小村落。这里住着上百户人家,民风淳朴,村中百姓世代以种植粮食蔬菜供给古剑城的富贵人家换些银两生活,生活也算乐得自在,倒也不是赤岭村民不思进取,大灾变后世界地质发生巨变,可耕种面积大幅度降低,像赤岭村这种即可耕种,还不受怪物骚扰的地方更是凤毛麟角,所以农民在这个时代的平民阶层已经算是高薪行业了。

     “爷爷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希望这只是墨殇的恶作剧,不要有怪物来吧,”

     晨莉呆呆的坐在家门口青花石上,不满的掳了掳嘴。一想到,墨殇念叨的,就头皮发麻,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怀旧思想,不停的劝爷爷赶紧去躲避。可爷爷似乎没把这个当回事,晨莉家距离村口很近,一旦怪物来了,首当其冲的就是晨莉家。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打断王晨莉的思绪。

     山下不远处的农田里正在发生着某种骚乱,凄厉的呼喊声不断的传了过来。

     “快跑啊”

     “有怪物,救命啊!”

     “哼哼哼嘻嘻嘻”

     伴随着怪异的笑声,村落边缘的山丘中中冒出几百只怪物,身如矮人瘦五分,体似半身高三寸,阔面凹鼻琥珀目,尖耳毒牙绿皮肤,世间遍处皆兄弟,此怪正是——哥布林。

     大约两三百个哥布林从四面八方出现,缓缓的向村落走去。

     “哼哼哼嘻嘻嘻”

     哥布林清脆悦耳的笑声。在平凡的村民耳朵里,无异于地狱厉鬼的呼喊。

     “啊,真的有怪物!”

     林晨莉看着漫山遍野走来的哥布林,虽然早有所料,但亲眼见到墨殇的预言成真,还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各个方向涌来的哥布林缓缓靠近到一定距离以后,那似琥珀的双眸突然爆出暴戾嗜血的光芒,犹如同时被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叫的举起大木棒向在村外耕作的村民冲过去。

     “哼哼哼嘻嘻嘻”哥布林的笑声如同地狱的催命声似的令村民笼罩着无尽的恐惧。

     这里的村民大多一辈子没见过怪物,基本上手无缚鸡之力。在强烈恐惧的笼罩之下几乎崩溃,完全没有勇气去抵挡!一群群地精奴隶,正向他们这群人冲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那一只挥动木棒,狠狠的砸在一个个吓瘫的村民后脑勺上,脑袋好像是一个被铁锤击打下的西瓜,整颗头颅在脆响声中四分五裂,漫天的红白之物四溅开来。

     哥布林来了!

     整个村子都慌了,一个个成年壮汉都从家中拿起了武器,锄头,铁锹、砍柴刀,老幼妇孺全部赶往后山森林避难。

     远远望去,田野上,残肢断臂随处都是,胆汁、鲜血、脑浆,共同描绘一幅的血腥的画卷。

     人们恐惧的呐喊,奔跑的脚步声,怪物嗜血般的尖叫,木棒敲打在头骨崩裂的声音,挣扎呻吟声,怪物吸允脑浆的声音,共同谱写一支九幽的奏曲。

     恐怖,惊慌,绝望!

     赤岭村村民俯瞰大地,在这一刻如此脆弱,几乎崩溃!

     …………

     林晨莉清楚的看见,远处的一个村民被怪物扑到以后,肚子被撕开,一条血淋淋大肠被拉出来,疯狂往嘴里塞去。这个还未死去的村民,痛苦的死去活来,无可奈何得疯狂惨嚎,“啊^^^^^啊^^^!”

     有生以来从来没见过如此血腥一幕,晨莉的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苍白,忍不住头偏往一处,干呕了起来。

     凄厉到极点的惨叫声,犹如针扎般刺耳,让人遍体生寒,灵魂为之颤抖。

     林晨莉声音颤抖道:“它们……它们好可怕”

     “晨莉你赶紧跟着乡亲们去后山避难,爷爷跟叔叔们一起挡住这些怪物”

     晨莉爷爷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此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护好孙女活下来

     “不,爷爷你不走,我也不走,我跟你一起保护村子”

     晨莉从小与他爷爷相依为命,怎么能眼看着爷爷一人深陷险地呢。

     “砰” 晨莉突然感到脖子一疼,视野模糊,人突然晕了过去。当然是他爷爷干的,这种危急时刻,晨莉爷爷也懒得跟她磨嘴皮子。

     “阿虎,帮我带晨莉跟乡亲们去避难,我来拦住他们”

     晨莉爷爷随便喊了个附近的人。当然阿虎也是乐意之至,能够有个理由离开 这个血腥的地方,谁不愿走。

     “快,所有人拦住他们,别让这些哥布林进村子”

     村长一声令下,村民扛着锄头,钉耙,铁锹,纷纷走向村口,居高临下,呈防御态势。

     赤岭村后山森林,层峦叠翠,古木参天,无尽的绿色又显得有些空洞,仿佛刀刃般的风摧残着慢慢地坠落在地树林中。抬头仰望,阳光正透过树叶间的林荫照射下来,像繁星在空中闪烁,有些刺眼,却十分晶莹美丽,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

     晨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缓缓的睁开眼睛,耳边是一些细碎的男女闲聊声,赤岭村的避难的村民都在这。

     “晨莉你醒了,太好了”阿虎兴奋的喊道

     晨莉没有回答他,毕竟这一场可怕的灾变太突然,只要是个人,哪怕心里素质再强也难以接受,从而陷入思想短路当中。如果时间回到半小时之前,孩子们只是在教室正常的上着课,成年人要么在辛勤的在田里劳作,要么漫无目的在村里闲逛着,享受着暖洋洋的阳光,这一切是那么普通和平静。

     “哼哼哼,嘻嘻嘻”

     不远处一支哥布林小队缓缓走来,约有20只左右

     在场的绝大多数多数是老幼妇孺,在村里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基本上手无缚鸡之力,在诡异的笑声下身体在不自觉的发抖,委屈与无助,交杂在一起,哭爹喊妈声四起,心理防线正在逐渐崩溃,毫勇气去抵挡,即使人的数量是怪物的十倍以上!

     “它们要过来了!”

     “啊,怪物来了,跑,跑啊”

     绝大多数人都被吓得转头就跑,顿时各种惊呼声,尖叫声、哭喊声响个不停。可是哥布林还是很快就冲入人群。

     一百多位村民彻底混乱起来,怪物肆无忌惮的猎杀村民。

     阿虎带着晨莉跑了几步以后,左右都有怪物围来,阿虎背后挨了一棍,骨骼断裂的声中,被打出几米远,扑在地上吐着鲜血和内脏碎片,痛苦的挣扎却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一只怪物扑到他的身上,一只手按住他的头,满嘴尖牙的大口咬在颈处,轻而易举的撕下大块血肉咀嚼起来,喷溅出来的殷红鲜血,瞬间将地面染出一大片血红来,

     “不,阿虎”

     晨莉停下脚步,满眼血丝的盯着阿虎的残肢断臂,心中不知怎么的,涌起一股勇气。从脚下搬起一块石头,迎面往最前的一只哥布林头上砸了下去。

     “去死吧,怪物!”

     哥布林,挥手一棒见石块砸的粉碎,巨力震的那晨莉双臂麻木,踉踉跄跄的瘫做在地上。

     终于明白怪物不是看上去那么好对付,可是为时已晚。哥布林手腕一动,木棒子挥舞而下,向额头砸去。

     “结束了,这个该死的噩梦”

     晨莉绝望了,肩膀蜷缩在那里,身躯不停战栗颤抖,缓缓的闭上眼睛。

     “哧.....”

     一声诡异的尖叫声,晨莉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清秀的脸盘,黑亮的眼眸却闪着无畏一切的自信、坚定的光芒,和看似威猛凶狠,实则色厉内荏。手持着一把长剑,刺在脚下哥布林的心脏上,不是墨殇还会有谁。

     墨殇当然记得前世避难的村民遭遇了一支哥布林小队的袭击,所以当墨殇将古剑卫队带到村子后就借了把剑,直奔后山而来。

     周围的哥布林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杀死,似乎愤怒了,面目狰狞看着墨殇,缓缓走来

     “我们怎么办!”

     晨莉小心的问道,莫名的对墨殇感到一阵心安,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却又实实在在

     墨殇手里握着长剑,墨殇目光缓缓的扫视四周,“仔细看,怪物并不多,只是我们的十分之一而已。反应迟钝、智力低下,速度也不够快,只要克服恐惧心理,其实它们并不难对付!”

     一句话就让晨莉,立刻冷静下来,大声对身边的人喊道:“是,墨殇说的没错,大家千万别慌,团结起来,捡起地上的木棒,石头,只有战斗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重生前墨殇,这些哥布林在他眼中至多如同蛆虫,虽然恶心,却抬脚就能碾死。可是如今他不过是个少年。身体素质只能承受一些简单的战技,依靠他一个人难以解决到20个哥布林的。林晨莉的一句话,令心理近乎奔溃的村民重拾战斗信心,无疑是为墨殇分担了极大压力。

     “每10个人组成一小队,围攻一只哥布林”

     墨殇望向周边,高喊了一声。从地上捡起已死哥布林手中的木棒,将手中的长剑递给了晨莉,“呆在我背后”

     话音刚落,领头的哥布林向墨殇冲来。 脚下一垫步,跃了起来,木棒直奔龙皓晨当头斩去。此时哥布林面目狰狞,龇牙咧嘴,再度发出难听的怪叫声,声音凄厉到极点,似乎在宣示的他的愤怒,宁人遍体生寒。显然被墨殇这一个小家伙给杀了他一手下,当然这个当老大的要来找找场子

     “御神”

     墨殇低喝一声,右脚猛然一剁,身体呈弓步,木棒上抬,横在空中,刹那间,给人的感觉如同一块磐石。

     “当”一声脆响,在村民目瞪口呆下,这只领头哥布林手中的木棒居然被弹开了。

     紧接着墨殇一记横扫快捷有力的直奔领头哥布林的脑袋砸去,气势十足。墨殇手中的木棒还未砸到,却发现领头哥布林胸口已被一把长剑刺入,赫然是林晨莉杰作,

     自晨莉手握长剑开始,心中从未放松警惕,当领头哥布林被墨殇震退之时,毫不犹豫的一记直刺刺向领头哥布林。

     墨殇看到这身体抽搐几下再也没了动静的领头哥布林也不禁愣了下,随即不经多看林晨莉一眼,目光带有一丝赞赏。

     即便历史没改变,她也会在这场袭击中幸存下来。先天便拥有特殊的幽灵体制,具备万中无一的强大天赋和潜力,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知名刺客,被称之为“暗夜幽灵”。

     从现在晨莉表现,小小年纪,临危不乱,杀伐果断,日后的强大绝非偶然,确实是一个具备强者潜力。

     “墨殇,小心”

     晨莉一声高喝打断了墨殇的思绪,正在此时,一股猛烈的劲风逼向后脑。只见旁边一只哥布林手中染血的木棒带着猛烈的劲风扫来

     糟糕!

     墨殇心中一凛。一个后仰躲过攻击,紧接着左腿一蹬地,跳起来直接将它扑到在地,随即丢掉手中的木棒,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不段的往哥布林的脑袋上砸,直到地精的头骨彻底碎裂,停止抽搐,墨殇才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石头,大口的喘着气,心有余悸,差点阴沟里翻船。

     此时战斗还未结束,墨殇休息片刻,便缓缓的站起来,望向周围,只见一只哥布林兴奋的将一个村民其扑倒,使劲的舔食着脑浆。

     “唔嘛唔嘛”

     哥布林抹了抹溅到嘴边的脑浆,从尸体上咬下一大块血肉来,美滋滋的品尝着,殷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滑落,异常的恐怖。正在此时,一根木棒从天而下,轰在了哥布林的天灵盖上,顿时血雾绽放,头骨碎裂,粘稠血液混着脑浆四下迸溅。又一只哥布林倒下,而杀哥布林之人正是墨殇。

     .......

     凭着前世丰富的经验对付起哥布林来并不困难。转眼之间又有几只哥布林死在墨殇手里。

     20只哥布林的围攻下,村民伤亡十分惨重,不过在墨殇出色发挥的激励下,村民多已敢正面对付。在大家的顽强抵抗之下,短短半个小时便将哥布林屠戮殆尽。其中三分之一都是墨殇所杀。

     当最后一只哥布林被手刃,所有人人聚集在一起,面面相觑,脸上都流露出心有余悸的神色。对他们来说,这劫后重生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兴奋。 望着满地的尸体,每个人都是一副沉痛疲惫的样子。 虽然伤亡人数比起上一世少了很多,但是看到这样的场面,墨殇还是忍不住心头沉重,躺在地上的可都是一个个他熟悉朋友长辈。

     “墨殇谢谢,如果没有你在,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位老者向墨殇表示感谢,不过墨殇早已认不得他,只是微微一笑,点点头。

     “墨殇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你为什么能打倒那么多怪物?还有那“御神”是什么东西,好厉害?”

     林晨莉嘟着小嘴,眼珠子往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哦....是这样的,对,我前段拿几个铜币给一位要饭老头,他跟我说,小伙子,我看你根骨奇佳、天资过人,不如和我学做菜把,哦不学武技吧,我当时就问,你谁啊大叔,他说他是名强大的魂者,看你心地善良,人畜无害,绿色健康的样子,蛮教你几招防身……总而言之,就是那老头教我的。”墨殇反应神速的解释道。

     “是这样吗?”晨莉一脸狐疑的道,“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

     “对不起墨殇,我不该在课堂上那样说你,如果我们能够相信你的话,或许妈妈就不会...”

     当时课堂上某个嘲笑墨殇的同学,走到墨殇身边,痛苦流涕的哭诉,心中无限懊恼。

     “无论你期望与否,明天的太阳依旧会来临,好好活下去”

     重生一世的墨殇同样忘却了这位同学的名字,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拉着晨莉下山走去,他知道此时的晨莉,早已归心似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