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魂源石
    夜幕降临,皎月当空,繁星闪烁。

     山崖之颠,墨殇斜躺在草地之上,翘着二郎腿,嘴中叼中一根狗尾巴草,微微哼着上辈子卖切糕的买买提大叔教他的维族小曲。

     举起有些白皙的手掌,挡在眼前,目光透过手指缝隙,遥望着天空上那轮巨大的银月。

     “唉…”

     想起今天一天的经历,墨殇轻叹了一口气,懒懒的抽回手掌,双手枕着脑袋,突然眼神有些恍惚…定睛一看,吃了一惊,漫天繁星逐渐转变成了红色,洁白的皓月渐渐变成了妖异的紫色。

     “终于等到你了”

     喃喃低语道,忽然毫无边际的从墨殇嘴中吐出。墨殇心中,有一仅属于他自己知道的秘密。此地便是血雨撒世的地点,伴随着自然便有奇遇。

     朱蒂提亚城,圣裁议院

     大殿中央的砝码圆桌上坐着十名身穿黄金大斗篷的人,他们正是负责维持兽魂界秩序的圣十兽魂师。圆桌中央,正对大门,背靠朱蒂提亚女神像的是一位须发皆白身材瘦长的垂垂老者,乃圣裁议院议长。九名围绕着圆桌而坐的正是九位议员。

     轰!

     天空中毫无征兆一个震耳欲聋的轰鸣,震得人们隔膜生疼

     刹那间,紫月泛着妖异的光芒交织着漫天血色流星,如同千万道紫红色的光束照亮了整个天际,不断闪动着,漫天血色流星时不时的飘然而下如同血雨撒世,俨然一副末日来临般的景象。

     “紫月当空,血星临天,上古预言,末日劫难的前兆”

     圣裁议院内,圆桌中央的议长看到这一幕叹息一声。

     “老头子,末日大劫不过是上古传说,真的可信吗?”

     说话的是一名独眼中年人,满脸胡茬,一股痞子气,与周围庄严的气息格格不入。

     “我年轻时,走访大陆,末日劫难在各国文献皆有记载,上古乃科技文明,拥有远距离探索宇宙奥秘的力量,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天外流星来到地球动辄千百年皆可计算。”

     议长缓缓的说道,根据上古的预言传说,紫月当空,血星临天,便是劫难来临的预兆。上古精神与科技文明,便是被毁于天外劫难,而今劫难又将来临。

     一名身背长剑的议员道:“议长大人,末日劫难何时到来?”

     议长摇了摇头道:“上古历法时间早已遗失,现今也只能大致推测,短则几年,多则几十年”

     众人沉默不语

     议长道:“诸位开始准备了。末日大劫关系到整个大陆的形势,上古科技何其强大,面对天外劫难,就曾经造成生灵涂炭,文明损失殆尽,希望这回能顺利度过吧。另外我观天象,血雨方向遥指东南方,似乎在古剑城一带,明日我将亲自动身前往古剑周遭一看,看是否有能有发现,雷加尔,丹妮丝,你们二人随我走一趟。路非,七林,你们两位走一趟古族大山,将这里紫月临空,血雨降世的事情通知他们,顺便交换下看法,其余诸位先暂时坐镇议院”

     9名议员同时躬身道:“是,议长大人。”

     赤岭后山,山崖之巅

     墨殇缓缓的从地上坐起来,此刻的他头发凌乱、灰头土脸,手臂上有几道被石头划破的伤口正在不断向外渗血。呼呼的风吹着,热气迎面,有些闷热。

     “喵了个咪的,差点托大了”

     墨殇被眼前的动静给吓得心有余悸,万万没想到,天降奇遇竟如此大动静,如流星陨落,开山裂石,上辈子的他此时正在地窖里睡大觉,山崖上的动静自然感受不到,先入为主的概念让他觉得这天降的奇遇应该没啥动静才对.

     此时的他显然略有些后悔,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没有过多久,漫天尘埃也缓缓的降下,朦胧的四周也逐渐明了,变得清晰明了起来。周围满地裂痕和碎片,此时天上的紫月血星已经消失,墨殇目光紧紧的凝固在眼前一块巴掌大石头,似黑灰色,却又非黑灰色 ,无法名状,这块起眼的石头,叫做魂源石。

     拥有优秀血脉妖兽体内有几率结成的兽晶核,用秘法把兽晶核其中杂质萃取出来,就成了魂源石,一颗普通的魂源石便价值几百金币,1块金币就够普通人家生活一月,可以想象普通人要成为一名兽魂修者何其困难。

     大灾变后人类为获得与怪兽战斗力量,经常年的研究,通过击杀怪兽,取得其兽魂力量凝炼融合成自身的能力,不过兽魂力量何其强大,直接将兽魂力量凝入己身,结果只能是爆体而亡。魂源石的作用正是改变人类体质,使之成为承受兽魂力量的载体。

     魂源石分6系:水系、木系、气系、岩石系、金属系、混沌系。

     其中以混沌系最为稀有,据记载,一个时代混沌体质不出3人。而墨殇手中的这颗灰色魂源石正是极其稀有的混沌系魂源石,可谓是价值连城,更准确说是有市无价,想买都买不到。

     可想而知,墨殇此时正在两眼发光,口水直流,兴奋程度就差躺地上打滚,脑袋撞墙了。

     等墨殇兴奋过后,回过神来发现,他的钛合金狗眼才发现,其实随血雨而下并不是只有这颗魂源石,在魂源石旁边还立着一根如同黑曜石似的漆黑如墨的不规则柱子。

     以墨殇这锂合金 铝合金 精诚合作,南非砖石友情赞助的钛合金狗眼一看就发现 此就非凡物,此物程不规则状圆柱体,身高一米六,体肥40公分。要说上一世墨殇并未发现此物,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上一世这根柱子被他人取走,那上一世会是谁取走这黑柱?

     "哥布林"

     墨殇思索片刻,喷着口水,失声道。如果说是村中村民取走这黑柱子,那么墨殇不可能不知道,唯有哥布林得可能性最大。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从不走出戈林大山领地的哥布林为何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赤岭村。

     墨殇陷入了沉思,这根黑柱子是怎么样的存在,其材质,墨殇从未见过,历经一世的墨殇竟不知世间有如此神物。 从不走出戈林大山领地的哥布林为了这根黑柱子而来到赤岭村,而且似乎对这颗混沌系魂源石还不屑一顾,才给上一世的墨殇捡了个剩。

     一想到这墨殇又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本已经捡到宝了,哪知道只是人家剩下不要的垃圾,幸好现世墨殇改变了历史,阻止了哥布林进山,也算缓解点小尴尬了。

     哥布林似乎还能预知今晚将有血雨降临,甚至精确的知道降临地点。看来这弱小到被世人忽视的哥布林,似乎并不简单啊,看来得找个机会往戈林大山找哥布林老大聊聊人生啊。

     古剑城周遭的哥布林全都生活在戈林大山中,山中机关林立,数不胜数,令人防不胜防,然而这不是他长存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哥布林太过弱小,甚至连兽晶都没有,杀哥布林除了获得欺负弱小的快感外,毫无收益,另外哥布林常年居住在领地内,极少外出,并不给人类带来什么困扰,人类直接将它忽略掉,因此哥布林方能长存于世。

     .......

     溶溶月光,水银泻地般将绵长的山脉笼罩。

     赤岭村后山一座低矮的山峰。乱草藤蔓纠结丛生,野树林立,一片狼藉。

     聂离从山崖离开之后,纵身掠到树林当中,盘坐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朝远处看去,只见灯火星星点点,乃村民栖息之地。

     墨殇盘坐在石头上,取出魂源石放在胸口心脏位置,一般人在炼化魂源石时,至少要到18岁体质成熟的,即便常年利用天材地宝塑炼身体的贵族子弟,一般也要到十五六岁。

     而虽然现在墨殇虽然战斗力被报销了,不过对于凝练魂源石依旧是亲车熟路。

     闭上眼睛,沉神凝气,使气息渐渐与魂源石达成共鸣,墨殇只觉得心脏位置一热,顿时魂源石化出一股股灰色光晕不断向墨殇体内涌去顺着墨殇的心脏融入墨殇体内,不停的汹涌,如同千刀万剐。

     灰色气体不断地越聚越多,越来越浓郁,拥挤在墨殇体内,找不到出入,逐渐失控的气体在墨殇体内形成一个个小漩涡,正是这些漩涡,让吸入墨殇体内的气体,一点点的被压缩凝练,墨殇感受身体如同在爆炸中不断破碎,然而又不断的在重组。这剧烈的痛楚令他脸色苍白,嘴角剧烈的哆嗦,汗如雨下。

     .......

     时间如白驹过隙,三天时间,转瞬即过

     经过三天的肉身淬炼,魂源石的力量冲击着墨殇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剧烈的疼痛过后,墨殇身体渐渐平复下来,鼻息中喷出一口黑色的浊气。 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浑身骨头猛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只觉浑身清爽,甚至连身体的酸痛都感觉不到。

     “不错不错!”墨殇抬起头颅,感受到浑身上下那股说不出的充实,微微一笑,扛着破柱子,慢吞吞的行下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