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对战天问冰
    “我考青铜徽章”墨殇人畜无害的轻声道。

     "噗"

     在少年轻声之下,前刻尚还在品茶的腾飞直接一口喷了出去,脸庞骤然呆滞…

     “你说…您要考核青铜徽章?”幽黎门惊愕的盯着墨殇。就连一旁安静不说话的艾莉亚也将目光转移了过来,当他望着墨殇,不由得一愣,旋即含笑道:“你段位多少?”

     “我前几天刚开的第一脉环,段位一段。按照规矩,越阶考核,只要连续击败两名青铜徽章强者,便算通过。”墨殇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道。

     如果说十岁的黑铁魂者能让他们心中充满惊叹的话,那么十岁的青铜魂者,却是真正的让众人感到目瞪口呆了。

     大厅之内,所有视线都是傻傻的盯着少年,随即暴笑了起来。

     “喂喂,我没听错吧,这个小乞丐,说他要考青铜徽章”

     “哈哈哈,这是我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一个乡下小娃儿居然要考青铜徽章,简直可笑至极!”

     “你们都闭嘴,墨殇哥哥,可以做到的”晨莉直接拍地而起,心中很是窝火,她对墨殇的能力可以说无条件相信,他说能做到,就能。

     风腾也是直接毫无顾忌的开怀大笑,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幽黎门则也不禁莞尔,摇了摇头,显然就这个刚才凝练兽魂的墨殇,不保任何希望。

     所有人当中,最平静的莫过于艾莉亚了,老师让她亲自接待这个少年,想必这少年有他不凡之处,对他获得青铜徽章虽然不抱太大希望,但不怀疑这一战,他将惊艳全场,或者这才是他的目的。

     一脉环魂者,通过获得青铜徽章,虽然稀罕,不过在古剑城也并不是没有,可这十三岁魂者,拿到青铜徽章,那在古剑城历史上,绝无仅有,一段拿青铜徽章,更是闻所未闻。

     其实墨殇心中也没有多大把握。但是墨殇没办法,根据上一世的经验,黑铁考核的主要内容,是闯过一些简单的机关傀儡的围攻,拿到某个信物,便算通过。

     闯过机关傀儡的围攻对墨殇来讲轻而易举,最主要的是,信物周围有一堵能量罩,对其他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墨殇来说,简直难如登天,归结原因还是,墨殇魂力星尘值只有1。打不破能量罩,至少需要魂力星尘达到3颗,为了今晚睡个好觉,也只能拼一拼试试。

     “人不轻狂枉少年,会长,我觉得可以让他一试。”

     艾莉亚展颜一笑,声音,仿佛山涧的清泉,给人无比悦耳清心的感觉。

     “好吧,就现在如何?即便失败了,也可以参加接下来的黑铁徽章考核”幽黎门见艾莉亚帮这少年说话,也是略微有点诧异。

     一道略微蕴含着许些冰冷地淡淡声音,忽然的在身后响起。

     “老师,抱歉,我来迟了。”

     突如其来地声音,显得冰冷空灵,颇为的动听,至少,在这声音响起之后,墨殇发现,大厅内的青年,将略微有些炽热的目光,投向了他身后。

     抿了抿嘴,墨殇也是有些好奇的缓缓偏过头,大门之处,一位身材修长,蓝色的瞳孔却冰冷一如西伯利亚的冻土,高挺的鼻梁显出凌厉的线条,微抿的薄唇似是透出寡情的信号。雪莲的俏丽搭配寒梅的风姿,清丽中透出凛然,蕴在眼角眉梢的都是骄傲。

     修长玲珑的身子之外,穿着一套紧身的雪白裙袍,与那雪光萦绕的肌肤互相印衬,手中雪白长剑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更是让得女子多出一分难以掩饰的冰冷风情。

     目光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墨殇心中惊叹不已,难怪此女能让得大厅内部的大多人眼光火热,这般风情与气质,倒还真不错。

     待腰被晨莉捏淤青后,才是缓缓的收回了目光,微微侧过身子,非常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来。

     白袍女子缓缓走上,目不斜视的从墨殇身旁走过,径直走向风腾。

     “老师!”来到风腾面前,银袍女子精致的脸颊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霎那间的笑容,就犹如那冰山上盛开的雪莲一般,让得人大生惊艳之感。

     “呵呵,你可终于来了,幽黎门这老家伙可早就等不及了。”目光泛着柔和的盯着面前的得意学生,风腾欣慰的笑道。

     “幽黎门大师!”银袍女子微偏过头,对着一旁翻着白眼的幽黎门微微行了一礼。

     “冰丫头还是这么懂礼貌,既然来了,那就快开始吧。”幽黎门笑着点了点头。

     “等等”风腾对着天问冰的背影一喝道,随即转向幽黎门那边“幽老头,那位少年,不是要越级考核青铜徽章吗?我看不如先冰丫头,先与他战一场,他若能胜,再去战另一名青铜级魂者”

     “这...不合规矩啊”幽黎门对风腾的提议似乎也感觉有点尴尬。

     “没事,反正后面有一个青铜级魂者,少年若能胜青铜级魂者,那也证明他有这实力,就当给冰丫头一次历练机会。”风腾说得是冠冕堂皇,但是旁人也都听得出来,今天的主角无非是天问冰,风腾想他一鸣惊人,这正好拿来添个彩头。

     “好吧”幽黎门一咬牙道,转过头看向天问冰方向,道“两位当事人,你们看如何”

     墨殇自然没问题,微笑点头道“我没问题,一切凭会长安排。”

     “听从会长安排”天问冰看向墨殇微微一愣,随即也点头示意道。没想到这看起来比较还小,其貌不扬的人,竟然也是名魂者,像她这种从小笼罩在天才光环中的人,绝不容许有人比他更妖孽,墨殇的出现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好,废话我也不多说,两位上战台吧,双方可使用兵刃,点到为止,切不可伤害对方”幽黎门说完便坐下了。

     于此同时,天问冰,墨殇两人,同时走向战台。

     “冰儿,不要再耽误时间了。”风腾淡漠说道,话音高傲,仿佛在显示自家学生的强大,随时可以解决对方

     “是,老师。”天问冰应了一声,然后看向墨殇,抽出长剑,淡漠自曝姓名:“天问冰”

     “墨殇”墨殇负手而立,没有使用兵刃的打算。

     话音刚落。伴随着duang的一声,一圈蓝色光环自天问冰胸前涌出,随即消失。

     天问冰步猛然一顿,身体迅速弹射出去,“嗤”的一声,一柄雪白长剑瞬间释放出来,带冰冷的威压,向着墨殇胸口位置直刺过去。

     冰冷的气息向四周蔓延,处于近距离的墨殇可以感受到一股冰冷气息铺面而来,身上隐隐有一层雪白色的霜雪浮现,战都未战,墨殇已经能感受到身体血液循环缓缓减慢。

     “三段魂者,隐藏的好深。”人群惊呼道。

     “看这冰环凝实程度,冰丫头的魂力至少 一脉环.三段,风老头,早知道你想让天问冰一鸣惊人,没想到你能忍到三段才来考核。” 幽黎门瞥了眼风腾道。

     “哈哈...”风腾只是笑笑不说话,一脸得意的样子。

     天问冰的魂兽是冰貂,第一技能,寒冰威压,使范围内温度降低,使范围内的人血压循环减缓,动作迟滞。墨殇着实也是寒毛都竖起来。雪白长剑上附带着寒冰,晶莹剔透,单单这简单一刺,里面包含了许多变化,能看得出还有不少后招,而且速度极快,让许多人都变了脸色。

     反观墨殇,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没来得及反应。面对天问冰的攻击,竟然一点儿动作都没有,甚至连脉环都没释放出来,想要运用魂力攻击,或者使用魂技,都必须先开启脉环,进行魂力运转。而墨殇只是傻傻的站着。

     “哼,找死!”

     天问冰不知道墨殇为什么不开脉环,但却一点儿也不在意,反正无论怎么躲,他们之间的差距都是巨大的,反而这样会败得更快一些。

     思忖间,她的冰剑已经快要刺中墨殇心口,而墨殇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一样,向旁边闪躲,正好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正面攻击。

     “反应倒是挺快的。”

     天问冰冷笑一声,手上剑势一变,再次向墨殇攻了过去。

     本以为瞬息就能战胜墨殇的,却不料墨殇的身法如此精妙,总能险而又险避开他的攻击。

     不过天问冰也不着急,手中动作不停,心态却犹如猫戏老鼠一般,连续攻击了十几次。墨殇只能依靠感知,看似狼狈的躲避,逃窜,但是渐渐却发现,似乎无论怎么攻击都无法伤他分毫。

     但是台下众人,只感觉到,天问冰在压着墨殇打,无不拍手称快。

     “你只会躲吗?还敢大言不惭考青铜徽章” 天问冰不屑道

     “你傻啊,有人拿剑砍你,你不躲啊?”墨殇反唇反击道。

     “冰封大地,现在看你怎么躲” 天问冰,低喝一声。手中的剑插入地面,顿时地面自剑处开始向方圆扩散结冰,不一会整个战台,全部结冰,墨殇幸好眼疾脚快,一蹬腿,跳到冰面上,没有被脚下的冰封住。不过还是被冰一滑,差点摔了踉跄。

     “唉,这就是的古剑城第一天才吗?”墨殇不屑道。墨殇心中暗想道“哪个三流老师教得,将整个战台结冰,消耗的魂力必然不小,凭她三段的魂力,维持不了一分钟,便会魂力耗尽”

     “怎么,怕了吗?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天问冰以为墨殇在吃惊,宏浑身上下都释放着一种特质,自信的特质,得意道。

     “这小子倒是反应挺快,大招冰封大地,居然还能躲过冰封”

     “你觉得你小子,还能坚持几招”

     “你没看他,在冰面上站都站不稳,一招恐怕都接不下”

     从台下众人来看,墨殇已经到了芨芨可危的地步。一颗心都放在墨殇身上的叶轻蝶也是紧张万分。

     只是他们都没发现,风腾却是眉头深皱。诧异的对旁边注视战场幽黎门低语道:“不对劲啊,我怎么感觉,从一开始天问冰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对于天问冰每次出剑的角度他好像都能提前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