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渔翁得利
    离开七彩鹿领地的楚天,一路飞奔,寻找着自己的猎物,乾坤袋里,放着七彩鹿作为谢礼送给他的七色花。当然,这种珍稀,对他现在没多大作用。

     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不少妖兽,但大多实力低下,精血较少,因此,到现在才收集到所需的十分之一不到。

     看了看太阳,楚天有些着急,已经午后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到了夜晚,这里将变得危机重重。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嗷吼——”前方传来一声嚎叫,他立马驻足,全身气血收敛,迈开轻盈的步伐,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差不多快接近之时,他跳到一棵树上,仔细望去,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敢乱用神念观察,稍不注意就会被察觉。

     拨开挡在眼前的枝叶,楚天眯着眼向前看去,只见一头高有五丈,长有九丈,皮毛银白,满嘴獠牙的妖狼咬牙切齿地吼道:“紫晶蜂王,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说了,蜂浆不是我偷的!”。

     见此,楚天心中咯噔一下,他将自己的气息压到了最低,这种还没化形,就能口吐人言的妖兽,最低也是王境实力,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妖狼对面的紫晶蜂王,有房屋般大小,全身犹如一块块晶石雕琢而成,高贵而神秘。他语气冷淡地说道:“哼——疾风狼王,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本王的这片领地”。

     话音刚落,“嗡嗡——”密密麻麻的紫晶蜂出现在蜂王背后,他们尾部的毒针寒光闪闪。

     疾风狼王看着如此之多毒针对准自己,心底一阵发寒,继而就是滔天的怒火,想他怎么也是一方领地之主,何曾这么狼狈过。

     “紫晶蜂王,这是你逼我的”,狼王一声嚎叫,“嗷吼——”,眼睛变得猩红无比,全身上下血雾弥漫,身体急剧膨胀,额头上一道弯月渐渐亮起。

     就在狼王变异之时,楚天便悄悄地遁走了,他知道,这两个王境妖兽要拼命了,连法相都用上了,必定会打个天崩地裂,他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看着已经有数百丈高的狼王,紫晶蜂王一声冷哼:“嗜血狂化,没想到你的法相竟然是银月天狼”。说罢,他的身体开始紫气腾腾,慢慢缩小,最后变为了一朵一人高的花朵,只是花苞闭合,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嗷嗷——”疾风狼王施展出法相银月天狼后,对空长啸,背上一对银白色的肉翅伸展而出,煽动间,卷起一阵狂风,参天巨树被连根拔起,飞沙走石间,蜂王背后的紫晶蜂发动了攻击,“咻咻——”,一根根毒刺像雨点一样密密麻麻打在狼王身上,然而,“砰砰——”毒刺像打在了铁板上,溅起一阵火花。

     虽然没有刺穿,但狼王还是感觉一阵吃痛,这激起了他无尽的怒火,“轰——”肉翅挥动间,风暴席卷,一道道风刃直接将那些紫晶蜂绞成了肉泥。

     眼见自己的子民血洒当空,蜂王目呲欲裂,“疾风狼王,我要活吞了你!”

     “轰——”

     蜂王所化的法相,花苞一阵疯涨,同时,花苞绽放,其上出现一张血盆大口,遍布锋利的牙齿,大嘴张合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不断旋转,吞噬着眼前的一切。

     “轰——”漩涡不断鲸吞,仿佛没有底线,狼王被一阵拉扯,他感觉到了无尽的危机,全身毛发竖立,瞳孔收缩。

     “嗷吼——”他仰天狂啸,额头上弯月不断汲取着稀薄的月华之力,“轰隆隆——”忽然,他的头顶聚集起了一片乌云,乌云中雷电闪烁。

     正在远处观看的楚天见此,先是楞了一下,而后恍然大悟,“疾风狼王这是要强行突破啊”。

     似乎感觉到了狼王的想法,蜂王一狠心,燃烧神魂,“轰——”漩涡再一次扩大,狼王直接被吸力拉了个踉跄,额头上的银月变得明灭不定,气势陡然下降。

     蜂王乘胜追击,漩涡吸扯之间,狼王半个身体被拉进了漩涡,“不——”狼王不断哀嚎,挣扎,可惜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就在最后一刻,还剩下头颅没有被拉进去的狼王,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和狰狞,“我死也要拉上你!”。

     “轰——”狼王引爆了神魂,誓要与蜂王同归于尽,近乎王境巅峰强者的自爆,直接将方圆千里夷为平地,自爆中心更是炸出一个数百丈的大坑。

     “咳咳——”,楚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有些心有余悸地道:“辛亏离得够远,不然这条小命就得搭进去了”。

     这也使他清楚地认识到了,王境强者的可怕,毕竟疾风狼王和紫晶蜂王只是寻常的妖兽,不像妖域的妖族,大都有传承,实力更加可怕。

     当尘埃散去,楚天没有立马上前查看,而是用神念查探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发现一切安好后,他才拔出佩剑,走上前去。

     当走到巨坑的边缘时,他向下望了望,发现黑漆漆的一片,无奈只能将神念分出一道来查看坑底的情况。

     不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疾风狼王自爆将他自己和紫晶蜂王的躯体都炸碎了,一根毛都没留下。他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刚要转身离开,忽然想起来白公子留给他的东西中有一个紫金葫芦,好像能用得着。

     想到这,他立马翻开乾坤袋,拿出一个紫金葫芦,葫芦有两个巴掌大,金光闪闪,上有阴阳图。

     有些激动地摸了摸葫芦,楚天将葫芦塞拔开,掐指念道:“疾风狼王,紫晶蜂王——”。

     “呼呼——”,他刚念完,紫金葫芦散发出一股波动,而后,从地下冒出一道道精血,“咻咻——”精血一滴不剩地飞进了葫芦里。

     他连忙把塞子塞上,然后摇了摇葫芦,有些可惜道:“要是能收人就好了”,殊不知,这个葫芦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在乱古之时,这件凶器可谓威震诸天,只是现在被白公子设下了封印罢了。

     将葫芦收好后,楚天算了算,感觉精血差不多够用了,而且天快要黑了,所以,他找准方向立马动身离开。

     就在他离开不久后,“砰——”一只三头狮降临此地,这家伙是狼王与蜂王的邻居,三者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一些小摩擦也不可避免。

     这家伙鼻子动了动,脸上满满的都是疑惑,除了狼王和蜂王的气息,他还嗅到了另外一股很陌生的气息。

     随即,这家伙的神念向狼王与蜂王的老窝笼罩而去,然而,那里已经空空如也,他立马兴奋道:“哈哈——这两个家伙不见了,那他们的领地不就是我的了吗?!”。

     “嗷嗷——”这家伙兴奋地大叫连连,立马将这片领地占为己有。

     ————

     急忙赶路的楚天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他现在有些疲惫,毕竟这一天内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脑中的那根弦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紧绷的状态

     太阳渐渐西沉,他加紧步伐往回赶,即使不能赶回去,也尽量往山脉外围去。只是,他的想法有点天真,要知道当初七彩鹿带他几乎深入了山脉的内层。

     停下脚步,看了看群星闪耀的夜空,他有些无奈道:“看来今天是赶不回去了,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他看了看周围,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那里,一棵参天巨树,有数十丈粗,树冠遮天,高耸入云。

     轻轻跃上树干,“嗖嗖——”双脚踏动间,已经离地有几十丈高了,伸出左手抓住一根枝干,右手拔剑挥舞,“唰唰——”,一道一人高木门形成,树干内部已被剑气粉碎。

     将剑插入剑鞘,轻轻一拉木门,“嗖——”整个人钻进了树洞,“啪——”木门被关上。

     树洞内部,空间足够大,他将背上的剑拿下,从乾坤袋里拿出蒲团,盘膝而坐,又拿出三根安魂香点上,青色的烟雾立马充斥了整个树洞内部。

     渐渐的,疲惫的神魂开始恢复,躁动的内心也慢慢平复下来,他开始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当想到白公子时,他的脸色一暗,从乾坤袋拿出白公子留给自己的东西。

     紫金葫芦,一颗暗红色的珠子以及一块玉牌,紫金葫芦是用来帮助自己收集精血的,暗红色的珠子则是遇到生命危险时用的,至于那块玉牌则是在他遇到难以解答的困惑时用的。

     “嗯?”将三件物品收起来,他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安魂香,皱了皱眉道:“不对啊,这才一会儿,怎么就燃烧了一半儿了”,一般来说,他自己最多能承受三柱安魂香,以他的吸收速度,安魂香可以燃烧将近一晚,可是,现在这种情况——。

     眼神一动,楚天抓起身旁的剑,快速站起来,右手按在剑柄上,神念随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他观察过了,不是他所在的树吸收了安魂香,那必定还有另一者存在,眼中寒光闪闪,杀气从他身上浮现。

     “滋滋——”眼看安魂香越烧越快,楚天的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因为,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找到对方,好像不存在一样。

     “啪嗒——”终于,安魂香燃烧完了,楚天仍旧保持着警惕,僵在原地。

     忽然,“呼呼——”所剩的青色烟雾都向一个角落涌去,“咕噜——”黑暗中响起了吞咽口水的声音,随之,出现了一双明亮的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