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历练(三)
    “呼——”,停下手,抹了抹脸上的血,楚凡感觉这场战斗打得真是酣畅淋漓,自己心法的运转更加流畅了。

     楚玉儿一蹦一跳地来到楚凡身旁,高兴道:“楚凡哥哥你好厉害啊”,楚凡被这么一说,脸颊有些红润。

     “小凡,将脸擦一擦”,楚天嘴角含笑,递过一块儿丝布,而后拿出紫金葫芦,将金角蜥的精血吸干,又举掌一切,将最珍贵的金角齐跟斩断。

     “不错!”他摸了摸金角,感觉是块不错的材料,又看了两眼,就将金角扔回了乾坤袋,扭头对弟弟说道:“这根金角,等回去就给你铸成战兵,刀枪剑戟任你选”。

     闻言,楚凡有些兴奋地说:“刀,我要一把战刀,不要那种秀气的,要那种比较霸道的”。

     楚天点了点头,见其余几个小家伙炽热的眼神,微笑道:“想要战兵,自己去找材料,至于之前你们要的妖宠,表现好的话,遇到一定会抓给你们的”。

     “嗯嗯——”得到楚天的回答,几个小家伙一阵狂点头。

     休息了一会,一行人继续前进,夜色快要降临,他们加快步伐,寻找到了一处比较安全的地方,此处,小山连绵,树木密集,花草比较多。

     “噌——”楚天拔出剑,来到石壁前,“唰唰——”剑光一闪,一块块石头被挖了出来,一刻钟后,可以容纳所有人的山洞就出现了。

     一行人进到山洞,燃起篝火,开始了一天的修整,楚天则拿出紫金葫芦,摇了摇,感觉这一天的收获还算可以,再收集几天,就可以给弟弟几人进行一次简单的洗练了。

     几个少年还没有达到辟谷,因此,楚天将乾坤袋里储备的妖兽肉拿了出来,这些妖兽肉都是以前烤好的,被他封在了乾坤袋,仍然保持着热乎,至于金角蜥,那家伙的肉是不能食用的,肉质本身坚硬,咬都咬不动。

     “咕噜——”,几个小家伙早就饥肠辘辘了,烤肉一拿出来,香味弥漫,他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烤肉,挪都挪不开。

     “嘿——”,楚天感觉有些好笑,拿起烤肉,分成了六份,递给了他们几个,这些小家伙也是饿得很,一拿到烤肉,大口吃了起来。

     天龙这小家伙,楚天给了他一炷安魂香,眼看都安顿好了,他正准备坐下静修,“嗷吼——”洞外不远处,一声兽吼传来。

     “你们几个小家伙呆在这,不要出去”,楚燕站起来吩咐了一声,向外走去,楚天和两个黑衣人紧跟上去。

     外界,天已经黑了,“轰——”几人刚出山洞,前方一道黑影砸来,楚天几人见此,立马戒备起来,神念牢牢锁定着前方。

     “吼——”,黑影站起来,叫声有些虚弱,似乎感觉到了楚天几人,她一个跳闪就来到了山洞前。

     “轰——”几人气势爆发,随时准备致命一击,“嗯?”楚天一看,原来是一头普通的金毛狮,而且是母的。

     一丈高的金毛狮,嘴边挂着鲜血,低下头对楚天几人道:“人类,救救我的孩子”,说着她双眼含泪,跪了下来。

     楚天皱了皱眉,看着漂浮过来的小狮子,心中一痛,而后仔细一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只见小狮子长着三个头颅,眼睛闭着,呼吸有些弱。

     “燕叔——”,将小狮子递给楚燕,他拿出一瓶绿色的灵液给小狮子喂了进去,“咳咳——”,灵液一进肚,小狮子咳了几下,吐出一滩乌血。

     “噗——”,眼看自己的孩子没事了,母狮子一口血喷了出来,“轰——”倒地气绝生亡了,为了孩子,她拼到了最后一口气,所幸她成功了,碰到了楚天几人。

     “哇啊——”,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离去,小狮子的三张嘴都叫了起来,身躯不停地扭动着。

     “唉——”眼神复杂地将母狮子收到乾坤袋,或许等小狮子长大,还能见他母亲一面。

     “咻——”破空声响起,楚天抬头一看,“轰——”黑雾缭绕,走出一只蝎子,紫黑色的甲壳咔咔作响,尾部的毒针鲜红欲滴,一双眼睛像猩红的晶石,寒光凛凛,毒蝎背上,一只水缸大小的癞蛤蟆,皮肤油绿,头戴金冠,眼中充斥着狡猾与怨毒。

     “嗜血毒蝎,金冠蛤蟆”楚天脑中一页书翻转,念出了这两只妖兽的名字,随即,他眼中杀气一闪,寒声道:“这两个家伙就是凶手吗?”。

     “呱呱——”金冠蛤蟆对楚天几人一顿大叫,它身下的嗜血毒蝎跟着说道:“金毛狮呢?将她和她的孩子交出来——!”。

     “哼——”楚天脸色冰冷,对楚燕和两黑衣人传音道:“速战速决,嗜血毒蝎不好对付,两位前辈出手即可,至于金冠蛤蟆我来对付,燕叔你守好洞口,以防不测”。

     楚燕和两黑衣人点了点头,立马行动起来,“唰——”,两黑衣人身形一闪,杀向嗜血毒蝎,“轰——”两人直接使用法相,身后庚金虎浮现,“铮——”手上冒出金刚利爪。

     嗜血毒蝎眼中红光乍现,黑雾滔天,身躯膨胀,“砰——”,而后直接爆裂,融入黑雾,化为了一根根水桶粗细的暗黑藤蔓。

     “你去杀了那两个人类,这两个交给我”,嗜血毒蝎凄厉的声音响起,金冠蛤蟆听了,直接杀向楚天。

     对此,楚天飞离洞口,将战场转移到了一旁,“铮——”,天问出窍,楚天气血内敛,开始调动体内天地之力。

     金冠蛤蟆立于虚空,头顶的金冠洒下道道光辉,而后直接变为一座肉山,“呱呱——”,叫声响起,“嗖——”巨大的舌头向楚天缠绕而去。

     “嗯?”,楚天心中一动,金冠蛤蟆的攻击竟然带着一丝封锁,致使自己体内的天地之力流畅不顺。

     不过,他没有慌,而是使出了幻影重重,“唰——”,身影模糊,十个一样的人影立于空中,分散开来,难辨真假。

     金冠蛤蟆眼睛一凸,“啵——”,被他缠住的人影破碎,“呼——”眼里燃气熊熊怒火,他觉得楚天在羞辱自己。

     “轰——”,金冠蛤蟆使出全力,头上的金冠变得更加耀眼,在黑夜里像一轮太阳,一缕缕垂下的气息可以压塌一座山。

     “嗡——”楚天的所有幻影在这样的挤压下,都破碎消散,见他露出真身,金冠蛤蟆一声长叫,“呱——”,而后头顶的金冠飞起,脱离出去,飞向楚天。

     “咳——”,金冠镇压而来,楚天胸中一闷,吐出一丝血,擦了擦嘴角的血,神念一动,天问飞起,没有运转道经,也没有运转鸿蒙真经,他双手掐印,眼中精光一闪,喝道:“剑化万千”。

     “嗡——”,天问剑身符文闪烁,剑气纵横,随即,一化二,二化四——,整片天空,遍布密密麻麻的剑。

     “去——”楚天一声令下,“咻咻——”,万千宝剑直接轰向金冠,“砰砰——咔咔”,电光火石间,剑鸣声响彻天地间,而金冠则有一种岿然不动,稳如泰山的征兆。

     “咔——”一声脆响,让金冠蛤蟆心中一跳,只见金冠表面出现了一道裂纹,显然是要崩碎的趋势。

     眼看密密麻麻的剑不要命地轰击着,金冠蛤蟆心里发寒,这要是打过来,非把他捅成筛子,心里一狠,咬牙继续发力,“呱——”,全身金焰腾腾,金冠蛤蟆开始拼命了。

     “嗡——”,眼看金冠愈合,继续压了下来,楚天继续控制着飞剑,脑中却不断回想着下一式剑招。

     “呱——”,金冠蛤蟆感觉楚天顶不住了,眼神变得毒辣,他猛地开始燃烧神魂,誓要一举定乾坤。

     “轰——”,金冠得到加持,以泰山压顶之势盖下,“唰——”,最后一刻,楚天眼睛一亮,脑中灵光一闪,双掌一合,抱于胸前,肃然道:“万剑归一”。

     “咚——”,一声万剑归一炸响在场每个人耳边,接着,万千宝剑剑气一止,“嗖——”,继而全部飞向楚天的双掌。

     “嗡——”,随着万千宝剑融合,一道擎天光剑出现在楚天双掌间,霎时间,风云突变,一股强势无比的剑气,似能割裂天地,地面上的楚燕立马扭过头去,一直观战的他,感觉那道剑气要将自己的神魂都撕裂开来,着实可怕。

     对面的金冠蛤蟆也感觉到了危机,他将神魂燃烧到了极致,“轰——”,金冠直接暴涨一倍,虚空都被压得扭曲起来。

     “喝——”楚天双眼怒睁,双掌挥下,光剑以无法阻挡的气势劈下,“咔——”,金冠破碎,“轰——”地面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呱——”,金冠蛤蟆瞪着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唰——”一道血线从额头蔓延到身下,“轰——”,巨大的身躯爆成两半,摔到地面上。

     “呼——”,慢慢飞回地面,走到洞口前,楚天拄着剑靠在了石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