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红衣
    一早,天刚亮,楚燕急匆匆赶来见楚天,推门而入,便被地上的大黑猪吓了一跳,只见,黑二肚皮朝天,鼾声震天,嘴边挂着口水,磨着牙。

     本着不去打扰黑二做美梦的原则,楚燕蹑手蹑脚地朝侧屋走去,抬脚没走几步,黑二翻了个身,喃喃道:“别找了,天小子出去了”

     “嗯?”楚燕停下脚步,扭过头看着地上的黑二,疑惑道:“出去了?去哪了?”

     黑二挠了挠脸,甩了甩尾巴,半醒半睡,“天没亮就出去了,去哪我就不知道了”,说罢,鼾声又起。

     楚燕皱了皱眉,走出屋外,关上门,看着小镇各处飘起的炊烟,思索道:“会去哪呢?”,他接到族长的命令,说去保护好楚天兄弟俩,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感觉到了,小镇各处戒备森严,暗中潜伏着许多高手。

     “唉”他叹了一口气,只能将楚天外出这件事如实禀报给族长了,忽然,他一愣,自言自语道:“口吐人言,王境妖兽?!”,按奈住自己的冲动,楚燕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迈步离去。

     ————

     离小石镇百里之外,云层之上,一只巨大的乌鸦急速飞行,乌鸦双翼展开,有两丈宽,一袭白衣的楚天,站在黑大身上,任凭狂风呼啸,他仍纹丝不动。

     双臂抱胸,看着远方,楚天神色冰冷,眼中情绪翻滚,一道道红光不时闪过,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唳——”黑大双翼一震,一个加速,消失在天际。

     千里之外,坐落着一家客栈——笑红尘,这里处于天石山脉末端,每天有数不清的冒险者入山探险,因此,这家客栈成为了他们的最佳休息、交易场所,也是黑暗、混乱、无规则之地。

     “呼——”楚天从空中飘下,黑大缩小到一尺大小,站在他的肩膀上,捏了捏拳,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他向客栈走去。

     黑大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原本气息温和的楚天,随着一步步踏出,“嗡——”气息变得冰冷、暴躁,同时,滔天杀气从身体内喷涌而出,凝聚化为血腥红雾,将他包裹。

     十步之后,杀气散去,楚天形象大变,血红的长发,眼眸,身披一件猩红长袍,其上流淌着金色的纹路,脚踏金缕长靴,腰挎长剑,宛若地狱修罗。

     一进门,一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扭着腰来到楚天面前,嗲里嗲气道:“这位公子,吃饭还是住店?”,说着她不着痕迹地伸手向楚天的腰摸去。

     “啪!”将老板娘的手腕扣住,楚天淡漠地瞟了她一眼,冷声道:“管好它,不然——”剑微微出鞘,发出铮鸣声。

     “额!”老板娘尴尬地笑了笑,抽回手,将楚天带到了角落的一个位置,离开的时候,仍不死心,对楚天抛了个媚眼,低声道:“公子,有什么需要记得唤奴家来哦”。

     “砰——”长剑砸在桌子上,楚天满脸杀气腾腾,“十坛红尘酒”,见此,老板娘捂着嘴,满眼春意地离开了。

     而客栈里看笑话的人们嚎叫了起来,“老板娘,人家不好你这口啊”

     “是啊,要不你看我怎么样,肯定可以满足你”

     “老板娘又想老牛吃嫩草了,哈哈”

     对此,老板娘嘟了嘟嘴,挥了挥手里的丝巾,“去去——一群禽兽,就知道欺负人家”,而后她走上了二楼,来到了一间豪华包厢。

     一进包厢,老板娘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她整了整衣服,来到一蒙面女子面前,跪下恭敬道:“小姐,楼下来了一年轻人,很有可能是我们的目标”。

     “是吗?”蒙面女子睁开眼,声音清脆,像泉水滴落,她向身后黑影点了点头,“嗡——”楼下画面浮现而出,锁定在了楚天那一桌上。

     老板娘抬起头,刚好与蒙面女子那双纯金色眼眸对视,她顿时觉得自己面对了天地的威严,赶紧将视线移开,身上冒出阵阵冷汗。

     一楼角落,楚天拿起酒杯,一口又一口,不知醉醒,长发披散,眼神迷离,眼中一会儿充斥着杀气,一会儿浮现着悲伤,五坛酒下肚,他已沉醉不醒。

     而肩膀上的黑大眼珠转动,瞥了一眼二楼,落在酒桌上闭目修神。

     包厢里,蒙面女子皱了皱眉,他身后的黑影嘶哑道:“小姐,我们被发现了!”跪在地上的老板娘惊讶地看了看蒙面女子,只见她摆了摆手,毫不在意。

     一个时辰后,楼下的楚天清醒过来,将桌上的五坛酒收到乾坤袋,扔了一块晶石起身离开,只见拳头大的晶石发出刺眼的光芒,流光溢彩。

     “极品灵晶!”惊呼声响起,一道道炽热、贪婪的眼神紧紧盯着桌子上的灵晶。

     没去理会那些,走出客栈,楚天身影一闪,消失不见,而跟随而出的一些亡命之徒,看着周围,神色惊疑。

     客栈后方,一片小空间内,楚天踏步落下,矮矮的小土堆孤零零地在那里,杂草丛生,一块木板立在其前,上刻“白灵之墓”。

     来到坟前坐下,楚天拿出酒,喝了一口,又在坟上撒了一口,如此反复,一刻后,地上,五个空酒坛散落,而他则趴在坟上,摸着那块木板,泪水滑落脸庞。

     黑大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客栈二楼包厢,画面里显示着楚天的模样,老板娘神色复杂,带有些许羡慕和向往,而一旁的蒙面女子,看着画面,淡淡道:“姑姑,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她蹙了蹙眉,叹了一口气,“万般劫难,情关难缠”

     小空间,楚天将脸靠在木板上,喃喃道:“我都知道了,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啊,不值得啊”,泪水模糊了双眼,心如刀绞。

     荒草依依,情字别离,黑大看着楚天的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活得越久,越会发现这世间的残酷,那颗心也会被时间冲刷,变得麻木不堪。

     “嗡——”蒙面女子三人出现在狭小的空间,黑大立马飞到楚天身前,淡淡道:“盯了那么久,终于肯现身了?”

     蒙面女子双眼紧闭,对身旁的黑影挥了挥手,黑影上前一步,“我们并无恶意,只是取走一些属于我们的东西”。

     “轰——”他的话音刚落,惊天杀气从楚天身上喷涌而出,填满了整个空间,慢慢站起,楚天血发飘扬,寒声道:“你们的东西?那就拿你们的命来换”。

     黑大见状,挥翅一划,一道空间之门形成,“哎呀呀,这么急着找本帅哥干啥啊?”黑二猥琐的自恋的声音响起,肥胖的身躯挤出空间之门。

     对面,蒙面女子不紧不慢道:“你想要破坏这里吗?如果是的话,我不介意将这里打碎”

     “那你试试看!”这话触动了他的逆鳞,“嗡——”伸手一握,首山杖浮现。

     “动手!”黑大一声令下,黑二收起了玩世不恭,张口一吞,“呼——”整个空间被他吞到了肚里,其他人全被扔出了空间。

     蒙面女子看着外面的景色,神色变得冰冷起来,微微点头示意,黑影和老板娘立马动手。

     “咻——”黑大和黑二闪身将两人挡住,瞬间出手,“轰——”直接破碎虚空,进入到暗流层去战斗了。

     “咚——”头顶天门,手握铜杖,楚天踏空而来,“轰——”蒙面女子紧闭的双眼一睁,若天地初开之光,划破时间。

     天门之上,雷光耀世,首山杖顶端,青铜之眼开闭间,道威降临,“砰——”金光之威,无可匹敌,不断轰击着天门,致使其上裂痕遍布。

     “轰——”雷光涌动,天门暴涨百丈,脱离楚天,镇压在虚空之上,天门之内,雾气翻滚,“嗷吼——”雷兽咆哮,一只雷兽之角跨门而出,其上,交织着不朽史诗的战意。

     蒙面女子双眼不断开合,能破万物的金光斩出,激起道道涟漪。

     雷兽之角气势万钧,不可磨灭,一角压下,金光破碎,将蒙面女子击飞出去,而后追击直上。

     蒙面女子看着雷兽之角,金色的眼眸闭合,“轰——”金光将她包裹,伸手一拍,雷兽之角被挡住,不能进分毫,再一发力,雷兽之角直接被压回了天门,“砰——”天门破碎,回到了楚天体内。

     天门被碎,楚天倒退三步,嘴角流出一丝血,看着前方被金光包裹的蒙面女子,竟然会有一股神威之息,不可抗拒。

     道经运转,阴阳图浮现头顶,垂下道道阴阳之气,手持首山杖,配合鸿蒙真经,天地之力加持,“道锁虚空!”一道道纹路印刻在虚空之上,将俩人所在空间包裹,隔断了外界之力。

     战斗继续,两方战场轰鸣不止,久持不下。

     ————

     夜幕降临,屋前的石阶上,楚天提着酒壶,一袭白衣,痴痴地望着皎洁的月色,夜风袭来,卷起落叶,寄托思念,飞向圆月。

     泪眼模糊,音容浮现,似有牵挂,也有眷恋,——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