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熟人见面
    “砰——”又是一次碰撞,两道身影各自后退数十步,而后站立不动,“朱百川,看来你还是差那么一点啊”,银发银眸的青年直视着对手,面带轻笑。

     他对面,皮肤古铜,眼若星辰的青发青年双臂抱胸,冷哼了一声,“刘圣义,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挑衅吗?”,说罢,一股龙威萦绕在他周围,瞬间,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咔——”两人的气势不断碰撞,大战一触即发,“各位,听在下一言”,一道温和圆润的声音响起,擂台下,一白衣儒雅的年轻人劝解道:“两位只是切磋而已,点到为止即可,万不能大打出手,以免伤了和气”

     “哼——!”擂台上的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转身跳下擂台,也没去理会对方,白衣男子见此,松了一口气。

     然而,“咻——”一道红色身影从阁楼上飘下,她红色的长发宛若一团烈火,身材高挑火爆,白皙精致的脸庞配合眉间一道火焰印记,着实惊艳。

     只见她落在青发青年身旁,笑呵呵道:“大名鼎鼎的青龙圣子竟然输给了一个肌肉男,好丢脸哦!”银铃般的声音清脆动人。

     青发青年,也就是朱百川,看着身边的佳人,眼里满是宠爱,他语气柔和道:“灵儿,没有这回事,我只是不想跟他计较罢了”

     闻言,银发青年刘圣义冷笑道:“可笑,朱百川,我让你十招,结果仍不会改变”,说话间,他的眼里杀伐之气浮现。

     眼看又要打起来了,一旁的白衣青年满脸无奈,他拉了拉刘圣义,语气恳求道:“白虎圣子息怒,我们来此之前的约定你不能破坏啊”,刘圣义看向白衣男子,眼神一软。

     白衣男子又对一旁幸灾乐祸,满眼兴奋的红衣女子说道:“朱雀圣女,都是一家人,就不要弄得大家彼此不和了,好吗?”,朱雀圣女赵灵儿神色一愣,看着白衣青年,眼里怪怪的。

     “额”白衣青年被看的浑身不舒服,脸色通红,蔓延到了耳根,“噗嗤——”赵灵儿捂着嘴,眼神明亮,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哎呀呀,如此热闹的事,怎么少得了本公子呢?”,香气袭来,所有人都皱了皱眉,只见一油头粉面,脸色苍白,身穿华丽锦衣的青年走来,手持折扇,他装作一副翩翩公子之像,看向赵灵儿的眼神却充满了欲望。

     朱百川眼神冰冷,看着他就像看死人一样,他却没点自知之明,快步走到赵灵儿身前,“我想前世的五百次回眸——”就在他准备将一肚子甜言蜜语吐露之时,“啪——”一巴掌呼来,他那麻杆儿一样的身体,在原地转了数十圈,右脸直接被打肿了。

     “谁?”男子一声公鸡叫,怒火滔天地看着周围,同时,身体周围溢出一股股粉红色的雾气,十分旖旎。

     “咚——”一脚袭来,命中肚子,他整个人弓腰,眼睛暴突,口吐鲜血地被踢向了刘圣义。

     “哎呀!”结果,男子撞在了刘圣义身旁的白衣青年身上,惹得他一阵羞怒,“朱百川!”刘圣义暴怒,银发倒竖,全身庚金之力澎湃,“轰——”白金之焰将虚空灼烧的噼里啪啦作响。

     “砰——”男子被刘圣义一脚抽向了朱百川,“哼哼——”朱百川一拳打出,“吼——”龙啸之声响起,脑袋大小的拳劲划过虚空,带出道道裂痕。

     “轰——”两股力量相撞,直接把男子撕成了粉碎,化为了飞灰。

     “嗖——”一点白光遁入虚空,消失不见,在场的人看都没看一眼,毫不在意。

     此时,演武场周围的阁楼上站满了人,对下方的几人指指点点,天剑子一袭黑衣,淡淡地看着那几个所谓的圣子圣女,没有多少惊讶。

     “哒哒——”身后脚步声响起,天剑子回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不满道:“玄武圣女来此有何贵干?”

     玄武圣女,一袭黑金战袍,黑色的齐耳短发,标准的瓜子脸,两道剑眉,腰挎长剑,英姿飒爽,她来到天剑子身旁,看了一眼下方,嘴角勾了勾,语气堂皇,威压十足“怎么?不欢迎?我可是和逍遥前辈打过招呼了”

     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天剑子继续看向下方,他不想和身边的女子有太多交集,其城府太深,身世太过神秘,这样的人,往往野心太大,正所谓,道不同而不相为谋。

     没在意天剑子的无视,玄武圣女饶有趣味地看着下方,眼中闪过莫名的意味,“剑一兄,你说朱百川和刘圣义谁更强呢?”

     “在下实力浅薄,看不出来,不知圣女有何见解?”天剑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过来问她。

     对此,玄武圣女扭过头对他笑了笑,“我看啊,如果我将朱雀圣女和那个白衣男子擒下,他们俩就都成了废物”,说罢,她眼神灼灼地盯着天剑子,“你说呢?”

     饶是天剑子的心境,也被这种想法一惊,而后他深深看了一眼玄武圣女,陷入了沉思,刚才那一瞬间,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

     就在这时,“轰——”一股威压降临,一个头发花白的干瘦老头立于擂台上方的空中,暴喝道:“加害我家公子的是谁?”,杀气弥漫,声音响彻天空。

     阁楼上,所有的势力都看向了下方的刘圣义几人,玄武圣女则撇了撇嘴,看了一眼空中的人,眼中闪过不屑之色。

     “嗯?”老头循着众人的目光,“是你们几个吗?”他盯着擂台旁的几人,语气森然,眼中寒光闪烁。

     刘圣义心头一阵恼火,“是我又怎样?”他说话毫不留情,“一个废物而已,杀就杀了”

     “你——”老者感觉自己要被气炸了,想也没想,一掌拍下,“轰——”朱百川几人身子一沉,感觉神魂要碎裂了,他摇了摇头,神色平静,“一个尊者而已,不知死活”

     “哼!”虚空一震颤抖,一座阁楼内,青衫老者眼中寒光闪过,一指点出,“咻——”绿光跨越空间,直接将空中的干瘦老头戳死了。

     “砰——”老头掉在擂台上,眼睛大睁,额头上的空洞不断溢出鲜血,到死,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要怪就怪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嗡——”阁楼上的势力一阵喧哗,看向地面上的几人,有忌讳,有惊惧,也有平淡无奇的。

     “啪啪——”一紫衣年轻人走下阁楼,迈步上前,拍着手,赞叹连连,“诸位都是人中俊杰,在下诚邀诸位喝几杯,把酒言欢如何?”

     朱百川没有说话,看向了身旁的赵灵儿,而刘圣义眯了眯眼,身旁的白衣男子拉了拉他的衣角,对他摇了摇头。

     对此,紫衣青年仍然笑容满面,他刚要说什么,“轰——咔”一道金色的身影划过天空,激起阵阵音爆,随即响起霸道的声音,“等等,都留下!”

     紫衣青年笑容消失,转过身脸色阴沉,“咚!”金色的身影落下,掀起道道气浪,“哒哒”气浪中心走出一个青年,身高七尺,金发狂野地披散着,上身赤裸,遍布图案纹路。

     金发青年来到众人面前,神色狂傲,眼高于顶,右手指着众人道:“摘花公子是谁杀的,站出来!”

     刘圣义挣脱白衣青年,走上前,“是我做的,又怎样?”

     “很好!”,金发青年狰狞一笑,闪身来到擂台之上,“我不杀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刘圣义双拳一握,眼含杀气,跳上擂台,“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轰——”金发飘扬,青年上身肌肉隆起,金色的纹路流转,一股霸道的气息散发出来,“嗡——”青年身体周围的空间扭曲起来,咧嘴一笑,牙齿森然,“小子,记住,杀你的是我小霸王项戈”

     “轰——”一拳打出,金色的拳头光芒内敛,朴实无华,却掀起滔天威势,压向刘圣义。

     对此,刘圣义虎目含煞,一声咆哮,“吼——”,掌化爪向项戈撕裂而去,“唰——”庚金之气锐利无比,一钝一利相交,顿时,暴乱的力量将擂台表面掀翻。

     “嗖——”两人冲天而起,在空中激烈碰撞,方圆百里的虚空成为两人的战场,余波荡漾,轰鸣不止。

     浮空岛,楚天立于空中,观看着远方两人的激战,“嗡——”,腰间的鸣鸿刀颤鸣不止,似要脱离而出,他握住刀柄,感受着其无尽的战意,眼睛眯了眯。

     “嗯?”突然,他隐约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股气息若有若无,却森然锋利,“剑意!”,他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而后脸上泛起温和的笑容。

     身躯一直,“吟——!”惊天刀意横插而入,激战的两人被迫分开,向楚天怒目而视。

     楼阁上,天剑子背后铁剑颤抖,他感受着远方的刀意,疑惑不止,“天剑子,好久不见!”一道声音响在他耳旁,扎在他心里。

     “铮!”剑意通天,他飞身来到空中,黑袍猎猎,目光湿润看着远处的红衣青年,传音道:“老友,好久不见”

     刀剑轰鸣,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空中,那里一个红衣青年踏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