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把酒言欢
    刀意肆虐,剑意纵横,万里晴空却让人感到了刺骨的寒意,威压阵阵,天地间的光芒被其掩盖,只留下那一抹浓艳的深红,直插人心。

     如他小霸王楚戈何时如此威风过,又何时如此丢人过,他咬牙切齿,满脸杀意地看着一身红衣的楚天,“小子,从没人敢在我面前放肆,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楚天脚步一顿,轻声道:“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一旁的刘圣义眯了眯眼,转身飞回地面,观看着这一出好戏。

     天剑子盯着楚戈,周身剑意起伏,第一次,他在旁人面前露出了杀气,“天剑子,这里交给我吧,你看着就好”,楚天的传音,打消了他的念头,他退回阁楼观战。

     玄武圣女好奇地看着天剑子,“那个红衣青年是谁?我从没听说过啊!”她睁着大眼,懵懂地看着天剑子。

     对此,天剑子无视了,淡淡开口道:“一知己罢了!”

     玄武圣女瞬间恢复原样,嘴角上扬,眼里满是莫名的味道,天剑子这木头也能有知己,这让她对红衣青年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众人目光汇聚处,楚戈率先出手,这次他动真格的了,“霸王拳!”一拳打出,天地失色,余音轰鸣,小屋大的拳头划过长空,拉出道道漆黑的裂痕,有毁天灭地之威。

     楚天眼里,一轮金日掀起滔天热浪,带着无可匹敌的霸气,直击他的肉体神魂,“吟!”长刀颤鸣,眼里闪过兴奋之色,全身气血沸腾,久违的战意充斥心间。“来得好!”他右手握刀,“噌!”鸣鸿出鞘,霎时间,刀鸣之音响彻天地,震耳欲聋,缓缓提刀上撩,刀身颤抖的越来越快,“唰——”刀光闪烁。

     轰的一声,漫天刀罡叠加,旋转,形成一股飓风,气象突变,乌云汇聚,雷电轰鸣,楼阁上各势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一老者感慨道:“这——是种灵境能有的实力吗?王境也不过如此吧!”

     风云汇聚,刀罡席卷,霸王拳一往无前,轰向飓风,咚的一声,天地失音,狂乱的力量从碰撞中心宣泄而出,“嗡——”阁楼上空阵纹覆盖,将余波挡在外边,即使这样,仍引起轻微的震动。【零↑九△小↓說△網】

     余波散去,天空恢复明亮,两人面色不改,“该我出手了”,楚天眼中精光一闪,“惊鸿一瞥!”一缕刀光乍现,肉眼难辨,快若闪电。

     楚戈全身肌肉紧绷,汗毛倒竖,他感觉神魂被锁定,一股力量要将其撕裂,他运转心法,双眼怒睁,“霸王体!”,一股股金光缠绕齐身,身躯膨胀至数十丈,肉体之力带来的冲击,直接将他周围的虚空压塌。

     “啪!”刀光浮现,抽在他身上,形成一道黑色的痕迹,一股钻心的疼痛席卷全身,“啊!”仰天咆哮,楚戈金刚不坏的躯体开始碎裂,“砰——”金光像镜面一样碎裂,黑色痕迹处刀气喷涌而出,“咚——”他整个人被打回原形,撞飞了出去。

     “嘶!”观看之人倒抽一口气,头皮一阵发麻,那道刀光缥缈无踪,难以锁定,却是致命一击,这样的招式太可怕了。

     阁楼上,天剑子剑意升腾而起,眼中闪过一抹炽热,他是多么迫切和老友交手切磋一番,而他身旁的玄武圣女却满是渴望,这样的天骄,若是纳入自己麾下多好啊。

     阁楼下,刘圣义和朱百川神色凝重,他们心里一叹,“这是一个大敌啊”,而一旁的赵灵儿眼里全是兴奋,白衣青年却多了几分忧愁。

     “好一个青年才俊!”紫衣青年满脸微笑,赞叹连连,不知是真是假。【零↑九△小↓說△網】

     “咻!”楚戈飞了回来,他脸色阴沉,上身一道红痕甚是显眼,“好强的肉身”,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楚戈一言不发,双手结印,“哗——”全身金焰腾腾,“咚!”一声闷响敲击在所有人心头,此时,所有人都惊骇地望向天空,紫衣青年脸色铁青,“这是什么力量?”

     “嗡!”苍天之上撕裂一道百丈裂缝,七彩光芒吞吐而出,形成一幅壮观的瀑布景象。

     这样的动静,立马惊动的霸王城内的所有势力,一道道神念涌来,“轰!”帝威席卷,宛若火山喷发,一柄大戟从裂缝飘出,其上帝威阵阵。

     “咚!”楚天目呲欲裂,金刚琢被他祭起,“嗡——”不朽之气垂下,将他笼罩,同时,一股凶威蔓延开来,摇动诸天。

     “轰——咔”两股力量碰撞,屹立数百万年不倒的霸王城摇晃起来,引起阵阵恐慌,而处于帝威中心的那些人,感觉自己要神魂俱灭了,就像在狂风暴雨骤起的大海上,一只小木舟一样。

     “去死!”楚戈满脸疯狂,控制着大戟压向楚天,“噗!”一口鲜血喷出,溅在金刚琢上,吸收了楚天的鲜血,金刚琢不朽之力流淌,威势大增,直接撞向大戟。

     “住手!”一声大喝,伴随着一只擎天巨手,横在大戟和金刚琢之间,“咚!”一股波动席卷而出,瞬间跨越楚地,惊醒了天域各处的势力。

     一双双沉睡中的眼睛睁开,穿透层层空间,看向楚地的中心,“谁在动用帝兵,莫非想将天域击沉?”一道古老的声音响起,回响在天地间。

     天石山脉,小石镇,楚洪一脸惊讶地看向远方,藏兵洞旁,盘坐在一旁的老者抬起头,睁开浑浊的双目,喃喃道:“霸帝战戟?”

     此时,霸王城,高大的城墙上阵纹亮起,帝威蔓延,平息着狂暴的力量,大手消失,金刚琢飞回楚天上空,滴溜溜地转着,而楚戈则后退几步,大戟化为光点消失,裂缝闭合。

     “嗡——”一金袍男子出现,古铜色的脸上满是怒气,他盯着楚戈不满道:“谁让你擅自召唤帝兵投影的,想毁了霸王城吗?啊”,楚戈低着头一言不发。

     接着他转身看向楚天,皱了皱眉,“你是哪个势力的?不懂规矩吗?”说罢,他看向楚天头顶的金刚琢满是贪婪。

     楚天刚要开口,黑袍老祖的声音响起,“怎么?你楚飞龙还想打我后辈的主意?”,话音刚落,黑袍老祖出现,他神色不愉地看着金袍男子。

     “楚霸天!”金袍男子看着眼前的人,脸色阴沉快滴出水了,“你不给我个交代吗?”

     “交代?”楚霸天一笑,不屑道:“谁是谁非,你也清楚,别跟我装模作样,我楚霸天不吃你这一套!”

     捏了捏手,金袍男子眼中杀气闪过,楚霸天看他这样,神色变得冰冷,嘲讽道:“楚飞龙,别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你一个城主而已,有名无权罢了”

     “好了!”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制止了楚霸天继续说下去,“都散去吧,这件事等选拔之后再说”,楚霸天对着虚空点了点头,而金袍男子抓着楚戈闪身离去。

     “哈哈!”楚霸天转过身拍了拍楚天的肩膀,笑道:“小天,做的不错,以后在那群老友面前又可以吹一阵子了”

     楚天嘴角含笑,对老祖的调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老祖,看来圣地的情况有点乱啊”

     楚霸天一愣,看了看楚天,叮嘱了一声,“这件事回去再说,你也要小心,毕竟明箭易挡,暗箭难防”,说罢,瞥了一眼他头上的金刚琢,转身离开。

     楚天将这些熟记于心,收回金刚琢,踏步走向天剑子所在的楼阁,“天小子,等等我!”身后,黑二撒开蹄子,跑向楚天。

     ————

     霸王城,醉仙楼三楼,已经被紫衣男子包场了,楚天一行,包括其他势力的青年才俊都被邀请来了。

     楚天和天剑子坐在角落,两人沉默不言,一切尽在酒里,“阿弥陀佛!”一声佛号,一个小和尚上前,拿起酒灌了一口,“还是这酒好喝啊”

     楚天微微一笑,抿了一口,“酒逢知己千杯少”,天剑子一杯入肚,神色兴奋,“对影独酌一杯倒”,小和尚一屁股坐下,哈哈大笑,“快哉!快哉!”

     三人相视,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之前,小和尚最为洒脱,酒肉皆入其肚,开怀道:“我等生来自由,酒肉荤素不忌”,说着,拍了拍鼓起来的肚子。

     楚天和天剑子摇了摇头,默默地喝着酒,黑大则站在他的肩膀上,闭目修神,至于黑二那家伙,早就穿梭于人群之间,谈笑风生去了。

     “姑娘,我观你面色红润,气血十足——”黑二站在一小姑娘面前,大肆吹嘘,不知廉耻,小姑娘被他说得一阵羞涩,低声道:“那又怎样?”

     黑二猥琐一笑,口水直流地看着小姑娘胸前的山峰,啧啧有声道:“你一定是发春了”

     “啊?”小姑娘一抬头,继而就是怒火滔天,感情自己被耍了,然而,黑二早就扭着屁股溜了。

     一阵鸡飞狗跳,被黑二作弄的年轻女子们追着黑二就是一顿狂扁,结果,却被这家伙不停地揩油吃豆腐。

     其他年轻男子开始打抱不平,小和尚却一阵崇拜,“那黑猪前辈真乃我辈之楷模啊”,楚天一阵摇头,好白菜都让猪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