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往事
    六年前,紫焰山,方圆百里寸草不生,遍地裸露着紫色的岩石,在大日的炙烤下,不时燃起紫色的火焰,紫焰山主体更像是亘古永存的篝火,难以熄灭。

     紫虚尊者作为紫焰山的主人,他一直都是很低调,热衷于炼丹,一心沉醉于其中,为此而疯狂。

     紫焰山内部一座豪华宫殿,种满了各式灵药,芳香四溢,宫殿中心,一只将近一丈高的丹炉紫焰腾腾,热浪席卷,将虚空灼烧至扭曲。

     丹炉前,身披紫袍,面色红润,须发皆白的紫虚尊者,不间断向丹炉打出手诀,一个个金色符文透过丹炉,印在内部紫焰间的一团金色液体上,液体翻腾,药香愈浓。

     三个时辰后,液体凝聚成为一颗拳头大的小的丹药,金光闪闪,丹纹流淌不息,一股股奇妙的气息散发而出,难以描述。

     脸上浮现疲惫之色,但他的眼里却充满了兴奋激动,站起身,仔细查看了一番,紫虚尊者松了一口气,“只差最后一步,圣丹即成,到时本尊就可以褪去这幅残躯之身,直接登临至尊巅峰,哈哈——”

     越想越兴奋,他在原地转来转去,等待着最后一味药材。

     ————

     紫焰山千里之外,一道红色身影一闪而逝,万丈虚空之上,红魔尊者一袭红衣,妖媚白皙的脸庞之上,满是疲惫与忧愁,她神念扫过大地,寻找着什么,“唉,给小天的灵药什么时候才能凑齐啊”

     “咻——”一个加速,她朝紫焰山的方向而去。

     离紫焰山百里之外,一道黑影划过天空,激起阵阵音爆,“嗯?”红魔尊者瞟了一眼下方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又看了看前方的紫焰山,一丝神念附着而上,而后她收敛气息,隐在云端。

     黑衣人落到山腰,左右看了看,拿出一块令牌,“嗡——”虚空涟漪泛起,黑衣人消失不见,云端之上,红魔尊者眯了眯眼,“果然有古怪”。

     话说黑衣人一路急匆匆来到宫殿,见到了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紫虚尊者,“尊者,您要的东西带来了”

     “嗯?”紫虚尊者太过心急,以致手下的到来他都没发现,“快快,将东西拿出来”

     黑衣人右手一挥,身旁出现一道裂缝,那里连接着他的体内小世界,“唰——”一群面带惊恐的孩童被移了出来,他们嘴巴被封,只能无助的呜呜抽泣。

     黑衣人无情道:“尊者,四十九个童男童女不多不少”

     “好!”紫虚尊者面露狂热之色,看着这些孩童,眼里满是炽热,他有些癫狂道:“嘿嘿,不要怕,能成为圣丹的养料是你们的福分”

     外界,云端,一开始,红魔尊者还在纳闷儿,自己怎么没听说过这个紫虚尊者呢,接下来,当听到圣丹之时,她整个人都懵了,随即就是一阵狂喜,这不正是她所需要的吗。

     宫殿内,紫虚尊者神念笼罩这些孩童,大手遮下,对着虚空一抓,一滴滴纯阳纯阴之血从那些孩童眉间渗出,“呜呜!”一张张小脸扭曲,那深入神魂深处的疼痛不断刺激着他们,娇小得身躯蜷缩成一团,随着精血离体,他们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微弱,全身变得惨白。

     “哗——”脑袋大小的精血浮在他的手上,阴阳流转,奥妙无穷,紫虚尊者来到丹炉前,神念控制着手上的精血没入丹炉,开始与丹药融合。

     “嗡——”丹药不断汲取着精血,变得更加凝固,药香愈发浓烈,其上的丹纹开始变得规则起来,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

     “叮咚——”丹纹最终变为一片叶子,翠绿欲滴,一条条叶脉都十分清晰,并且时刻都在跳动。

     “轰——”紫焰喷出丹炉,托举着丹药冲天而上,将紫焰山捅出一个大窟窿,“咔——”乌云卷盖,丹劫降临。

     紫虚尊者只能站在下方,静静观看,他要是掺和进去,保不定来个丹毁人亡,现在他只能去祈祷了,然而,他却没注意到,一旁的黑衣人眼中红光闪过。

     雷电轰鸣,丹劫九炼,一劫更比一劫强,来到第八劫,一张阴阳道图压下,顿时天地失音,紫虚尊者胸中一闷,骇然道:“大道封天图!!”

     而早就躲到紫焰山下的红魔尊者,美眸里也是惊讶连连,“怎么会出现这种劫难?莫非和丹药的药性有关?”

     紫虚尊者却是明白,他炼出的丹药,就是为了让自己重铸根基,脱胎换骨,而大道封天图正是灭绝根基,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竟会招来这种劫难。

     “咔咔——”道图旋转压下,大地塌陷,被笼罩在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来自神魂的战栗之感,“嗡——”阴阳开合,撕裂根基。

     “轰——”丹药暴涨,一颗参天巨树浮现而出,支撑天地,它树冠遮天,枝叶繁茂,每一片绿叶都有一种玉质感,相互碰撞,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响声。

     “啵——”一片绿叶脱离而出,飞向道图,“哗——”绿叶不断变大,其上道纹流转,浮现出一方长河,“轰隆隆——”长河奔腾,一朵水花便是一个时光碎片,“咚——”一股威压,长河内走出一蓝色身影,幻影重重,模糊不清,难以分辨,她将长河踏在脚下,帝威席卷,“咔——”道图出现一道道裂纹,蓝色身影双眸望去,时间在更替,岁月在流逝,“砰——”道图最终难以抵挡而碎裂。

     “嗖——”异象消失,最后一劫来临,乌云旋转,一道金色光柱笼罩丹药,不断输送着并滋养着,扑通扑通,丹药像心脏一样跳动着,最后这一劫,它若是承受不了,最终只会爆丹。

     下方,紫虚尊者松了一口气,回想着第八劫,他摸了摸下巴,“是那片未知叶子的缘故吗?”,他曾经偶然得到一片绿叶,似玉非玉,难以毁坏,后来在他炼丹时,那片绿叶不受控制地融合到了丹药里,这让他苦恼了一阵子,幸好没出什么意外。

     红魔尊者没去想那么多,她紧紧盯着丹药,不敢有一丝松懈,她的机会只有一次,攥了攥拳头,神色坚定,“为了小天!”

     “呼——”乌云散去,渡过丹劫的丹药像一轮小太阳,滴溜溜地转动着,现在,一颗圣丹才真正炼成。

     “咻——”丹药光辉内敛,朝准一个方向飞离,“哈哈”,紫虚尊者畅快一笑,右掌一拍丹炉,“嗡——”紫焰喷涌而出,将丹药卷了回来。

     丹药不停地挣扎着,内含灵性,一旁的黑衣人立马上前奉承道:“恭喜尊者炼成圣丹,至尊有望”

     “哈哈”紫虚尊者捋了捋胡子,疲惫的脸上泛起红潮,“这次你也出力不小,本尊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尊者!”黑衣人立马感激涕零,紫虚尊者点了点头,伸手一抓将圣丹控制,拿出一方玉盒,放了进去,设下重重禁制。

     陡然间,一阵笑声在宫殿之内响起,“咯咯,尊者炼丹果然厉害,红魔甚是佩服”

     “谁!”紫虚一惊,暴喝道

     “是我啊!”黑衣人抬起头直视着他,眼中红光暴涨,“额”紫虚尊者一个不留神,就被魅惑之力侵染,眼神迷离,身体疲软,“轰——”黑衣人爆裂,化为漫天红雾,充斥整个宫殿。

     “嗖——”一丝神念裹着玉盒消失不见。

     “嗯?”紫虚尊者回过神来,看着空荡的手和弥漫的红雾,目呲欲裂,“轰——”紫焰席卷,他飞出宫殿,神念覆盖,然而,红魔尊者早就离开了。

     “啊!”紫焰漫天,“轰轰——”一掌掌打出,紫焰山直接被夷为平地,形成一个百丈巨坑,深不见底。

     “红魔尊者,本尊要将你碎尸万段!”仰天长啸,风云突变,“轰——”空间塌陷,狂乱的力量肆虐。

     “咻!”他朝着玉盒上神念残存的气息寻去,然而,他与红魔尊者离去的方向恰恰相反。

     ————

     离楚天被囚禁过去了一个月,红魔外出归来,她来到屋门前,抓出一具尸体,扔了进去,而后靠在门上,观察着屋内的情况。

     ——半年后,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怀里化为虚无,楚天抓着仅剩的两颗晶球,泪流满面,哭得声嘶力竭。

     直到天色昏暗,他摇摇晃晃站起来,行尸走肉般地来到废墟之后,“嗡——”晶球内射出两道光束,虚空一阵涟漪,转眼间,他来到了一片小空间。

     小空间内,堆满了各种东西,一个木盒静静地摆在最前方,神情麻木地上前将木盒拿起打开,里面放着一颗水晶球,轻轻抚了抚,“嗡——”耳旁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小天,当你打开这个木盒的时候,我好开心,我终于能将藏在心底的话说出来了,你知道吗?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爱上你了,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我开始相信一见钟情。

     但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一只要翱翔于天际的鸟,我不可能将你的心留下,我更害怕永远失去你,外面的世界太过残酷,我只能尽我的力量去帮助你。

     我知道紫虚尊者不会放过我的,但我不后悔,我只希望,你的心里能给我留一点点位置,我就满足了。

     小天,我们来世再见——白灵”

     泪流满面,楚天蜷缩着在地上,抱着头,心如刀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