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小姑
    楚洪干净利落,毫不留情的手段震住了在场的每个人,顿时,天地间一片死寂,没人再敢在此时插一句话。【零↑九△小↓說△網】

     满脸杀气,背负双手,楚洪立于虚空,一言不发,“嗡——”虚空一阵颤抖,那些外来者惊骇地发现,自己全身僵硬,无法行动了。

     紧接着,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稷下学宫、儒门、天剑门的人,这次放你们一马,再有下次,我楚霸天定会亲自登门拜访”。

     声音落下,禁制解除,明里暗里活下来的人纷纷道谢,而后离去,只留下楚地的三方势力。

     ————

     大唐皇朝境内,天剑山,五座擎天巨峰呈环抱之状,云雾缭绕,山峰陡峭,宛若五把出鞘的利剑,天剑山方圆百里剑气弥漫,非剑者不可近。

     “唰——”黑影一闪而过,落在了最高峰的半腰处,只见,整座山峰露出密密麻麻的剑柄,“叮叮——”,打铁之声此起彼伏,黑影穿过云雾,来到山腰内部。前方,一个麻袍中年人拿着锤子,一下下敲击着通红的铁块,他面前的两个池子里,分别流淌着清泉和岩浆。

     “你来了,情况怎么样?”麻袍男子头也不抬地问道,继续敲击着铁块。

     黑影弯了弯腰,恭敬道:“一切出乎意料之外——”他将所有情况如实交代,一字不差。

     “哦?”男子听完后,夹起已经完成一半的铁剑,仔细端详着,随口道:“道兵、半帝阵纹、疑似天尊,这些听起来挺骇人的,但与他楚霸天联系在一起,就不奇怪了”。

     黑影抬头看了看,欲言又止,显然心有疑惑。

     男子将半成品铁剑插进岩浆,拍了拍手,转过身,他一副邋遢样,满脸胡渣,腰系铁剑,剑鞘破烂,麻袍上尽皆是补丁。【零↑九△小↓說△網】

     他摸了摸下巴,咧嘴道:“至于楚霸天,你只要知道,他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随后,他挥了挥手,黑影退了出去。

     “唉——”男子凭空拿出一壶酒,灌了一口,咂了咂嘴,叹息道:“风云汇聚,乱世将起,楚疯子,连你都按挨不住了吗”,“咕咕——”又喝了一口,他摸了摸腰间的剑,“哈哈,醉于酒,忠于剑,红尘仙,唯我逍遥!”。

     ————

     大汉皇朝,太庙,一处小世界,一座白色的学宫漂浮在由浩然正气汇聚的长河之上,学宫之上,上书“儒门”二字,朗朗的诵读之声不时泛起,学宫大殿内,听完汇报后,最前方,一个被正气包裹的人影,语气温和道:“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而后,他的身影消失。

     大秦帝朝,隐雾山,连绵不绝,常年被灵雾包裹,时隐时现,其上,坐落的稷下学宫是为百家聚集之地。

     一座灵草遍布的山峰上,铭刻“医庄”二字,其上,一栋九层阁楼的大厅,坐于右侧的一位绿衣老者,吹胡瞪眼,满脸杀气,一拍桌子,大吼道:“废物,这点事也办不好”,接着,他又看向坐于前方正中央的一位老妇人,脸色阴沉道:“庄主,这明显是在挑衅我们稷下学宫啊!”。

     老妇人满脸黑斑,脸上一道蜈蚣疤痕,手持毒蛇杖,她眼中绿光闪过,嘿嘿笑道:“小鹤子,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左侧中间的一紫衣老者,眉头紧皱,被老妇一问,他握了握拳,眼中闪过怒火,刚要开口,一声咳嗽声打断了他。

     位于左侧最前方的一红衣年轻男子,瞟了紫衣老者一眼,只见他歪着头,修长的食指从他那妖媚的脸上划过,整个人透着一股慵懒,他邪笑道:“庄主,这件事交给长老会处理吧!”。

     他刚出口,绿衣老者脸阴沉的快滴出水了,而老妇则不快地哼了一声,“姜一,你的意思是我们医庄处理不了这件事吗?”。

     “不不——”红衣男子晃了晃手指,“我从没怀疑过医庄的实力,但是——”他猛然抬起头,玩味道:“谁来承受楚疯子的怒火呢?”。

     顿时,大厅一下子鸦雀无声,老妇扫视着下方两侧的人,见他们不是低着头,就是左顾右盼,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忍着怒火道:“好,我这就去长老会”,“砰”毒蛇杖将地面砸出一个坑,她也消失不见。

     红衣男子嘴角勾了勾,对紫衣老者使了个眼色。

     ————

     小石镇外,剩下的三方势力中,五狰战车突然碾压着虚空向小镇落下,楚洪没去理会,战车顺利降到演武场,看着剩下的两方势力,楚洪淡淡道:“圣地龙家,此次,既往不咎”似乎有所忌惮,龙影上的人一声不吭,龙尾一摆,钻入虚空离开。

     “至于你天墉城”楚洪看了一眼,转过身走向地面,“弄明白自己的职能,守好你的关口”

     对此,回应的是一声憋屈的道谢,接着,“轰”三头青鸾振翅远去。

     演武场,五狰战车之上,走下一个女子,一身白色连衣裙,黑发披肩,瓜子脸,樱桃嘴,一双明亮的大眼,整个人清纯与妩媚并存,她看着演武场,嘴角含笑,道:“好久没回来了,一点都没变”。

     “呵呵”楚洪走了过来,捋着胡子,满脸和蔼,道:“小素,你确实好久都没回来了”,他感叹道:“时间飞逝,你大哥的孩子都长大了”。

     “什么?!我大哥的孩子,他们不是——”楚素素捂着嘴,惊讶惊喜交织,眼中蓄满了泪水。

     楚洪见他如此,摇了摇头,叹息道:“当年,要不是老祖出关,将小天兄弟两救了回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想着当年的事,他就有些头皮发麻。

     当然,他没说另一件事,那就是,因为这件事,老祖暴怒,对于参与这件事的势力,他独自一人逐个打上门去,闹得血雨腥风。

     楚素素脸上挂着泪,抓着楚洪的胳膊焦急道:“那,他们现在在哪?”。

     眼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楚洪将她带到了藏经楼顶端,而后传音给楚天,让他带着弟弟前来藏经楼。

     一刻钟后,在楚素素焦急的眼神中,楚天和楚凡来到了藏经楼,刚上来,楚天就看到了盯着自己的楚素素,忽然,他心生一股来自血脉的亲近,拉着弟弟上前,向楚洪问好。

     楚洪见兄弟俩疑惑地看着楚素素,立马给他们介绍道:“小天、小凡,这是你们小姑”。

     小姑?也就是父亲的妹妹,对于和父母素未谋面的兄弟俩来说,很陌生,但他俩还是开口叫了一声“小姑”。

     终于,忍耐了许久的情绪爆发了,楚素素站起来,将俩兄弟拥入怀里,抽泣道:“大哥,你看到了吗?小天和小凡还活着啊!”“呜呜——”。

     虽然陌生,但来自血脉深处的记忆不会错,楚天擦了擦莫名流下的眼泪,而楚凡则用小手摸了摸小姑的脸,安慰道:“小姑,不要哭了,父亲知道会不高兴的”。

     将兄弟俩放开,楚素素抽了抽鼻子,展颜一笑,摸了摸楚凡的头,“小凡长大了,真懂事”。

     一旁的楚天开口道:“那小姑你能说说我父母当年的事吗?”

     “这——”楚素素脸露为难之色,看了看楚洪,道:“小天,不是小姑不和你说,等哪天你的实力到了王境再说”。

     “嗯,我知道了”楚天并不意外,神色淡然地点了点头。

     “咦?”楚素素看着楚天,满脸惊讶,她坐回椅子,指着楚天,不确定道:“小天,刚刚劫云下的人是你?”

     楚天还没说,楚洪插嘴道:“小素,这件事就不要多提了”随即,向楚素素使了个眼色。

     楚素素立马明白过来,也没去提这件事,又停留了将近两个时辰,她对于楚天兄弟俩的事情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嗡嗡——”这时,她手上的戒指闪了起来,“嗯?”她楞了一下,而后对楚洪和楚天兄弟二人道:“我该走了”说着她拿出两块令牌,递给楚天兄弟俩,交代道:“小天,小凡,来圣地后,记得去看望小姑啊”。

     兄弟俩接过令牌,点了点头,“轰——”五狰战车来到藏经楼上方,楚素素眼睛通红地向他们摆了摆手,腾空而起,飞进了战车内,在众人不舍的目光中,战车轰隆隆离去。

     拿起令牌,看着上面的字——“虞”,楚天眯了眯眼,而后将其放到了乾坤袋里。

     “小凡,你先回去吧”楚天扭头对弟弟说道,而后不忘叮嘱道:“修炼的事不要松懈咯”。

     楚凡嗯了一声,把玩着手上的令牌,头也不抬地离开了。

     来到椅子前坐下,楚天揉了揉眉心,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有点多,让他有一种难以招架的感觉。

     楚洪见他不开口,就先说道:“小天,把你的首山杖拿出来,我看看”。

     对此,楚天也没犹豫,伸手一抓,一根铜杖出现在他手中,一股股奇妙的波动散发出来,楚洪立马坐直了身子,瞪着眼前的铜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