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点窍境
    “嗡——”身影模糊,接受传承的两人被送离了那片星空,楚洪和楚天对视了一眼,将陡然出现在眼前的俩人抱起,转身离开了。

     离开途中,楚天在楚玉儿的手腕上发现了一道冰蓝色的弯月印记,而楚洪也在楚小小的掌心看到了一方形印记。

     对此,楚洪向楚天解释道:“这俩丫头的气运不错,得到了先辈们的传承”,楚天一副了然的样子,低头擦了擦楚玉儿脸上挂着的泪水,他指了指楚小小悲伤的脸庞,问道:“她们为何这副模样?”。

     “唉——”楚洪叹了一口气,回忆道:“年轻时,我曾有幸来到这里,得到了一位先辈的传承,然而当我接受传承之时,那位先辈,也就是我的师傅,留在世间最后的一缕执念也随之消散”,说着他看向了楚天,“你能了解那种心情吗?”

     被族长这么一问,楚天低下了头,在他人生中,称得上师傅二字的,也就是白公子了,虽然只相处了几年,但他能感受得到白公子对自己的关爱,呵护以及期望,白公子出现在他人生最迷茫的时候,算得上是他的引路人了,如果说他对未曾谋面的父母,是一种源自血脉上的思念,那么,对于白公子,更多的是一种心灵上的眷恋。

     ————

     五天后,演武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楚凡四人对自己的灵兵也熟悉的差不多了,而楚玉儿和楚小小两个丫头也振作了起来,化悲伤为斗志。

     楚天站在六人面前,表情严肃,“今天,你们的任务是突破到第二境——点窍境”扫视了一眼,他背负双手,沉声道:“点窍境——燃命理之火,破幽暗之地,通俗点来说,就是点燃自身十二大窍穴,衍生神念”。

     作为示范,他神念一动,背后的天问出鞘,漂浮在六人面前,“神念诞生,就可实现,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隔空摄物、气血转变。当然,到时候你们也可以给自己的灵兵打上属于自己的印记”。

     最后他总结道:“点窍就是为了诞生神念,而神念的诞生,将标志着你将踏入另一片天地”。

     一番激动人心的解说下来,楚凡六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现在,他们六人在服下那颗精血丹后,实力齐齐提升到了通脉巅峰,而且是重铸九次根基后的巅峰之境。

     “好了!”楚天拍了拍手,道:“按照你们的心法,开始突破吧”,同时,对楚玉儿和楚小小,他另外做了安排,“你们俩,以筑基心法为主,传承心法为辅,两者并不冲突,或许要困难许多,但一定要相信自己”。

     “嗯嗯,我们会的”,两丫头坚定地点了点头。

     “嗡——”神念笼罩演武场上空,楚天将他们彻底与外界隔离,并且,他们彼此之间也被隔离。

     一切就绪,六人盘坐在地上,开始突破,他们按照心法运转,神魂来到了第一大窍穴,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地,燃命理之火,“砰砰——”,神魂上方,一团团火焰燃起,金色、冰蓝色、血红色、绿色、灰色、白色的火焰交相辉映,金色火焰中心,一枚龙形符文不断扭曲着,隐隐有龙啸之声。

     冰蓝色火焰包裹着一颗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心脏,心脏有力地跳动着,带起一阵涟漪。

     血红色的火焰如琥珀一般,不掺一丝杂质,流淌间,幻化着天地万物,从飞禽走兽,到花草树木,无不囊括其中。

     而绿色的火焰斑驳不堪,散发着一股厚重的气息,大鼎沉浮间,似在演绎着一段过往辉煌的历史篇章。

     灰色火焰最为诡异,迷迷蒙蒙,隐约可以看到,一颗充斥着灰色气息的竖眼转动间,颠倒乾坤。

     最后是白色的火焰,它的周围,虚空扭曲,热浪滚滚,烘炉立于其中,任其炙烤,依旧岿然不动,烘炉内,不时喷出一道白焰,白焰化为神兵,烙印在天地间。

     如此种种,皆为天地造化,命理之焰,虽小,却可燎原,也能撕裂黑暗,造化万物,然而也可被黑暗吞没,一点点熄灭。

     时间流逝,斗转星移,日落月出,夜幕降临,楚天依旧站在那里,像一尊雕塑一动不动,楚燕和楚洪过来观望了几眼,就此离去。

     晶甲龙熊和三头狮靠在楚天的脚边,睡了过去。

     夜色退去,黎明到来,楚天双眼一睁,看向了弟弟,一点神念的波动从他身上泛起,像呼吸一样,有规律地一收一放。

     这种状态又持续了半个时辰,楚凡的身子一抖,双眼睁开,“轰——”脑中轰鸣,第一大窍穴被点燃,气血涌入,神念从窍穴疯狂喷涌而出,“咚——”一声闷响,神念相撞,又被反弹了回去。

     楚凡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他赶紧控制住神念,以免它乱窜。

     而紧随着楚凡,另外五人相继点燃第一大窍穴,霎时间,神念乱舞,碰撞声不绝于耳,接着就是一阵手忙脚乱。

     一直静静看着他们的楚天,眼见时机差不多了,就撤去了神念,顿时,崭新的天地浮现在他们眼前,周围几十米之内的事物,神念扫过,立马清晰地浮现在脑海。

     不仅如此,视觉,听觉也被成倍放大,细小的灰尘,微弱的虫鸣,都能看到,听到。

     “可以试试将你们的灵兵打上自己的印记”,楚天见他们玩的停不下来,不由提醒道。

     果然,当楚凡四人给自己的灵兵打上印记时,“嗡——”四件灵兵颤鸣不止,与他们有了一丝微弱的联系。

     而楚玉儿和楚小小的灵兵在她们突破之时,就已然自行认主了,她们神念一动,“嗖——”一轮冰蓝色的弯月,晶莹剔透,寒冰凛冽,围着楚玉儿不停地转着,甚至传达出一股喜悦的情绪。

     而楚小小的头顶则漂浮着一块大印,其上九龙盘绕,垂下一缕缕血气,轰鸣不止,似要压塌诸天。

     “嗡——”在两件传承灵兵出现之时,楚凡四人的灵兵竟然害怕了起来,而楚天背后的天问则自行出鞘,剑气凛然,战意冲天。

     皱了皱眉,楚天一挥手,天问带着不甘回到了剑鞘,看着那轮弯月和大印,楚天有股莫名的心惊,他感觉这两件似乎不是灵兵。

     “咻——”楚燕和楚洪到来,让现场轻松了许多,楚凡拍了拍胸口道:“玉儿,你和小小的战兵好厉害啊”,其它几人也是点了点头,投去了羡慕的眼神,至今,他们也还是认为自己手中的是战兵。

     楚玉儿大眼转动,带着狡黠,笑吟吟道:“那当然,你们羡慕了吧!”

     楚小小听到楚凡的话,小脸通红,呐呐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这——”显然,楚燕也被两件灵兵震住了,他带着不解看向楚洪。

     对此,楚洪捋了捋胡子,语气和蔼道:“那是她们在藏兵洞得到的传承机遇”。

     “原来如此”,楚燕面露了然之色,随后,眼中充满了羡慕,毕竟不是谁都可以进入藏兵洞的,当年他就没有那个资格。

     看着一旁双手抱胸的楚天,楚洪笑眯眯地说道:“小天,要不要让其他四个孩子也进藏兵洞选一件灵兵呢?”

     “不必了,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灵兵的”,楚天指了指弟弟四人,楚洪和楚燕扭头看去,果然,楚凡四人的眼神虽有羡慕,但无后悔,失落。

     “接下来,你们可以自行对战了”,说完这一句,楚天将楚燕和楚洪叫到了演武场外。

     看着他俩疑惑的眼神,楚天笑了笑,开门见山道:“族长爷爷,燕叔,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他们的训练就靠你们的了”,一旁的楚燕刚要插话,楚洪挥了挥手,示意楚天继续。

     抬头看着天空,楚天叹了一口气,“我也有我自己的事要去做,至于他们,剩下几个月,所要做的就是对战以及储备知识,没见识而空有一身武力,在外面是存活不下去的,他们也该独立了,没人能时刻陪在他们身边”。

     楚洪欣慰一笑,“雏鹰终将翱翔于蓝天,去见识沿途美好的风景,和无法预测的狂风暴雨,小天,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未来还得靠他们自己”。

     被人理解,或许是最幸运的事吧,楚天豁然一笑,转身离去。

     楚洪目送他离开,而后对楚燕安排道:“你先带他们去藏经楼挑选攻击法典,剩下的几个月,每天上午给他们传授一些常识,下午进行对战”。

     “嗯——了解”楚燕点了点头,开始去执行族长的命令。

     另一边,楚天慢步向铁匠铺走去。

     ————

     铁匠铺后院石屋前,“你来了!”楚剑大步走到楚天身旁,神色兴奋道:“快,跟我来”,说话间,他一把拉着楚天向石屋内走去。

     楚天白皙的脸庞,挂满了笑容,“剑叔,是有什么喜事吗?”

     楚剑看了看周围,低声道:“我查遍古籍,终于找到了首山铜的锻造方法”。

     “什么!”楚天脚步一顿,失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