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猪和乌鸦
    首山杖,全长五尺半,杖身粗一寸半,其上遍布着扭曲深奥的天然道纹,杖顶凸起三根倒勾,托举着一不断沉浮旋转的青铜之眼。

     楚洪接过首山杖,感受着它厚重的气息,和内敛在最深处的大恐怖,“咦?”他扭过头看着楚天,惊讶道:“怎么是灵兵?”,他感受着首山杖的波动,确实只有灵兵的程度,连圣兵都算不上。

     楚天苦笑连连,“是道兵没错,只是神祗沉睡自我封印了,所以它现在的力量也只有灵兵的程度”对此,他也是无力的很,谁让自己的实力太弱呢?道兵爆发,瞬间就可以将他吸干。

     “也是”楚洪点了点头,“道兵这东西,只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灾祸,就算咱们族里也是没有这东西”,说着,他将首山杖还给楚天,叮嘱道:“首山杖已经引得各方势力注意力,你以后外出一定要小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将首山杖收回体内,楚天问起了今天的事,闻言,楚洪叹了一口气,道:“别看我是一族之长,长老会的有些人时刻都在盯着我的位置”,摇了摇头,他继续道:“他们一直游离在族规的边缘,肆无忌惮,倚老卖老,我也拿他们没办法,不过——”

     说到这儿,他挺直了腰,“这次,他们的做法已经让老祖不满了,再有下次,他们将接受来自老祖的怒火”。

     看来族里的情况也不是很稳定啊,这不由让楚天想到了之前被袭杀的那次,要不是有老祖相救,或许自己凶多吉少了。

     楚洪自己也有些疑惑,他自言自语道:“自从上次老祖说烈火老鬼外出了之后,那些人好像更变本加厉了”,见此,楚天心里一咯噔,难道那个人就是族长口中的烈火老鬼?

     “对了”楚洪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开口道:“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就不要离开小镇了,尤其是不要进山了,最近,山里不是很太平”,具体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只是从老祖那得到了消息。

     楚天嗯了一声,白净的脸上挂满了疲倦,他现在只想去好好休息一下,整理一下最近的事。

     楚洪也没多留他,又交代了几句,就让他离开了。

     回到木屋,楚天立马点了三炷安魂香,盘坐在蒲团上,开始静修,缓解神魂上的疲惫,期间,楚凡回来后,没去打扰大哥,抱着天龙又出去溜达了。

     ————

     第二天,坐了一整夜的楚天,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神念扫过侧屋,空无一人,走出门,来到台阶上坐下,沐浴着阳光,他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事。

     修为上,只是种灵境初期,想要提升,全靠感悟,从而去不断完善自己体内的天地,所以,这个得慢慢来。

     实力上,所修心法“道经”,这个没什么说的,最意外的是“鸿蒙真经”,昨天的渡劫,让他发现了首山杖与“鸿蒙真经”真是十分契合,在“鸿蒙真经”的加持之下,首山杖的威力大的出奇,而且也没什么固定招式。

     这样的话,除了四式太上剑法,自己的攻击手段又增加了一种,不过,还是不够,自己没有真正的底牌,碰到致命的危机时,难以逃脱。而且,此次他已经被一些势力惦记住了,今后将更加危机重重。

     蹙了蹙眉,楚天喃喃道:“怎么办呢?”

     “呼噜呼噜——杂毛鸟,你确定是这个小子?”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楚天吓了一跳,寻着声音看去,一只半丈长的红眼黑毛猪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王境妖兽?怎么进小镇的?没被发现?一大串问题涌进脑中,楚天陡然站起,拔出天问,直视着猪妖。

     摇晃着硕大的脑袋,猪妖呼哧呼哧道:“小子,别这样看着我,虽然我知道我很帅”,说罢,他还风骚地甩了甩额头前长长的刘海。

     楚天看的是眼角直抽,他何曾见过如此自恋,不着调的妖兽,尤其是那一撮刘海,简直绝配。

     “别拖延时间了,这片空间已经被我封锁了”,一道冷漠,像金属摩擦一样的声音回响在头顶,楚天心中一惊,抬头看去,屋檐上,站立着一只一尺高的乌鸦,全身羽毛黝黑发亮,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

     眯了眯眼,楚天心中一番计较,平淡道:“诸位找我所为何事,若能做到,定当尽力”。

     他这一番话出来,猪妖全身柔软的黑毛立马竖立了起来,他有些鄙视道:“噫——小子,别这么文绉绉,娘里娘气的,给个痛快,那件道兵是不是在你这儿?”

     本来满头黑线的楚天,听他这么一说,心道一声果然,而后模棱两可道:“在我这又如何,不在我这又如何?”

     猪妖变得不耐烦起来,“别跟我打迷糊,在你这一切都好说,保不定有你的好处,不在你这儿的话——”,他语气变得阴森然起来“那就拿走你的小命”

     “哼——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本着先发制人,一击致命的原则,首山杖在握,“鸿蒙真经”运转,楚天打出了目前的最强一击,“嗡——”杖顶青铜之眼道纹流转,狭小的空间里,“滋滋——”细小的光线迸发而出,攻向猪妖。

     “靠!小子你不讲原则”猪妖怪叫一声,张嘴一吞,楚天的攻击被尽数吸进肚里,“咚咚——”攻击爆炸,猪妖的肚子直接胀大数十倍,“呼——”一股烟气吐出,肚子收了回去。

     “嗝——”猪妖拿起一根树枝剔了剔牙,浑不在意,“这味道真是美味啊,小子,还有没有了”说着,他就大笑了起来。

     屋檐上的乌鸦飞了下来,落到猪妖身上,盯着首山杖道:“果然没错,是它”,接着,他看了看周围,“小子,进屋说”。

     心里衡量了一下,楚天打开门进到了屋里,见此,猪妖哼唧哼唧,扭着屁股钻进了屋里,而他身上的乌鸦则瞥了一眼空中。

     “砰——”屋门关闭,空中,一道模糊的人影一闪而过。

     ————

     “呼——”一进屋,猪妖就趴在了地上,心有余悸道:“老妖怪终于走了,吓死本帅哥了”,乌鸦一言不发,眼中瞳孔一收缩,“嗡——”另一个瞳孔出现,他的视线里,屋顶被密密麻麻的纹路覆盖。

     楚天点燃三炷安魂香,盘坐在蒲团上,正对着他们,淡然道:“好了——你们有什么事情说吧!”

     妖猪呼呼吸了两口,沉醉道:“啊,没想到你小子有这么纯正的安魂香,不简单啊”,随即,他抖了抖身子,示意乌鸦接话。

     乌鸦闭着眼睛,冷漠道:“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保护你,确切地说,是为了保护持有世间最后一块首山铜的人”。

     “所以说,这就是缘分啊!”猪妖趴在地上,贪婪地吸食着,开始和楚天套近乎,他腆着脸道:“小子,你看怎么说也是自己人了,你那安魂香先给我来个几千炷”。

     额头青筋跳动,楚天干笑道:“既然是自己人了,见面礼呢?!”

     “好说”,没想到猪妖满不在乎,伸出蹄子一捞,一颗水晶球扔向楚天,“小子,这可以了吧”。

     接过水晶球,看着里面漂浮旋转的金色字符,楚天疑惑道:“这是什么传承?”

     猪妖挠了挠肚子,哼唧道:“一门很久远的秘法罢了”

     “秘法?”自己已经有了鸿蒙真经,似乎没必要再修炼了。

     见他犹豫不决,乌鸦开口了,“这本来就是给你的,你现在的攻击太过粗糙,它很适合你修炼”。

     人家都这样说了,楚天也没墨迹,拿出一捆安魂香扔给猪妖,神念笼罩水晶球开始接受传承,“嗡——”光芒乍现,金色符文将楚天笼罩。

     神魂空间,一页书哗哗作响,一个个金色符文飞入其中,烙印其上,一篇总纲出现,“开天地二门,凝玄黄二气,悟宇宙之法,修洪荒之力”。

     在此带动之下,道经,鸿蒙真经开始自行运转,磨合,相互印证。“轰——”体表金焰腾腾,首山杖浮现而出,飘在楚天的头顶,天问出鞘,围绕着首山杖飞来飞去,三道人影出现在他的背后,道威压塌虚空。

     “嘶——”猪妖顿时炸毛了,心惊肉跳,忐忑不安道:“原来这是位小祖宗啊,看看他背后都是些什么人!”

     乌鸦虽没猪妖那么惊惧,但眼中也有几分畏惧,同时,看向楚天的眼光多了几分莫名的意味。

     整整一个时辰,传承完毕,睁开眼,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楚天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八相秘解果然高深”,只是刚接触天门,他的气血就开始暴涨。

     “多谢两位!”楚天拱了拱手,答谢道

     对此,猪妖大大咧咧,挥了挥猪蹄,“小子,跟我客气什么,你要是真想谢我的话,可以考虑再给我一些安魂香”,他还是露出了本意。

     乌鸦则正经多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后同行,叫我黑大,叫他黑二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