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与上一章同一天。

     洛阳城。

     洛府。

     洛家大小姐的美貌与才气在整个洛阳城都是非常出名的。

     所以从洛镜橙十四岁那一年一直到如今十七岁,来洛府提亲的媒人那叫一个踏破门槛。

     好在他洛家财大气粗。

     木头门踏破了,干脆换一个金门槛,谁有本事踏破这个金门槛,他洛老爷才会考虑一下。

     没办法,谁让洛镜橙妈妈早逝,他洛青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鳏居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自己女儿开开心心长大。

     谁让街边巷坊流传着那么多继母虐待女儿的故事呢?

     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唯一的女儿啊!

     洛家所有家丁丫鬟表示:老爷您多虑了,你应该担心的是小姐会不会虐待继母!

     然并卵。因为洛老爷压根就没给洛镜橙表现自己的机会!

     洛青山坐在主位上,威严之气侧漏。

     下面一排排的媒婆不禁心生动摇。就算没有求到洛家小姐的亲事,求到了洛老爷的亲事也是不错的!

     媒婆是敬业的媒婆,连嘴边的那颗痣都长得非常敬业,讲话的时候那颗黑痣不停在肥腻的脸上抖动,看起来非常有笑果。

     “洛老爷,不是婆子我夸,您看看这整个洛阳城,除了周家公子,还有谁能配得上您家小姐。周公子也算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而且脾气也非常好。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是洛老爷您应允了,这事可就成了。”

     “哼,你们周公子整日里流连河心画舫,果真够风流!还是我们李公子好,烟花之地是绝对不会去的!”

     “就那个病秧子,还烟花之地呢?能下得了床就不错了!”

     几个媒婆争得不可开交,洛青山轻轻启唇,只说了两个字就成功让媒婆闭嘴了。

     他说:“送客。”

     哼,你们的主顾但凡有半根毫毛配得上老夫的宝贝女儿,这洛家偌大的家产就都捐给媒婆事业!

     “绿环,小姐哪里去了?”

     “回老爷话,小姐在房中绣花。”

     “嗯——?”洛老爷拖长的一声,极具威严,若是一般人,早就吓尿了。

     可是绿环不怕!

     绿环的声音依然脆爽:“小姐出门说书了!”

     “女扮男装去的?”

     “是!”

     “谁跟着?”

     “红鸯跟着,去的天下第一楼!”

     “很好!”

     绿环默默擦汗。

     果然老爷的气势很足,小姐,我只能帮您到这儿了!

     洛镜橙回到洛府的时候,洛青山正好接到密令说有位闲的无聊的二皇子竟然要到他这个普通商贾家里小住几日,忙吩咐完府人把东厢房收拾出来,无比让客人住的舒舒服服的。

     可是平白无故的,这皇子怎么会到洛阳城来?而且还指明要住在他这小门小户里?(只有他自认为是小门小户))这转头又看见自家可爱的女儿又是一身男儿打扮出去惹是生非回来,忽然就觉得脑补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比如他家聪明可爱的女儿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女扮男装出门,遇见一个俊俏公子,然后义结金兰,可是俊俏公子偏偏是皇子,还知道了他女儿女扮男装的事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女子的皇子来了兴趣,决定要跟这个女子在一起。

     再比如他家聪明可爱的女儿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女扮男装出门,遇见了一个被仇家追杀的落魄男子,救下之后发现是个俊俏公子,两人暗生情愫私定终生,可是偏偏俊俏公子是皇子,不得不回到皇宫,但是他一直望不了这女子,于是还是出宫寻找她,并且决定跟这女子在一起。

     更比如他家聪明可爱的女儿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女扮男装出门,被一个风流公子哥儿看上了,本来以为看上的是个俊俏少年,可是偏偏发现是娇俏少女,思来想去依然觉得很喜欢,所以决定跟这女子在一起。

     ……

     洛青山自己想得头都要炸开了,在一看自己聪明可爱的女儿,怎么就命运如此凄惨被一个皇子看上了?

     他用力一拍桌子,奈何从前那张软硬适中的梨木桌因为被拍次数过多而壮烈牺牲之后洛老爷便换成了质地坚硬的沉香木桌。

     可是洛青山已经习惯了用力牌桌,乍一换桌子还掌握不好力道,导致整个手都拍麻了。

     洛青山只得把自己的手偷偷藏在身后开始数落自己的宝贝女儿:“你说你一个女儿家,整天扮成男装往外跑,成何体统!”

     这要是别人,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

     可是她洛镜橙是谁,神经粗大得那天天漏了直接上去就能补天的人。

     她只是看了看洛青山微微皱眉装作严厉实则惆怅的样子,便开启了脑补模式:“爹呀,您现在这样子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以为您又开始怀第二春春遇见心中良人奈何年龄差距大家庭情况不相符想爱不能爱注定有缘无分最后只能忍痛割爱正在暗自神伤呢。”

     看着洛青山嘴角抽搐,洛镜橙忙安抚道:“放心吧爹爹,您要娶妻我定然支持您,您不用担心我会受委屈。”

     一旁的绿环红鸯早就听得脸抽抽了。谁还敢让小姐您受委屈啊?只有小姐您让别人受委屈还说不出来的份儿啊!

     洛镜橙拜别了溺爱老爹,就往自己的厢房走,却看见一群丫鬟搬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往外走。

     为首的老妈子看见洛镜橙走过来,急忙跑过来解释:“小姐,听说近日有贵客要到府中小住片刻,老爷说要把东厢房的院子收拾出来给贵客准备房间休息。”

     洛镜橙想起今天看见洛青山那副发愁的样子,再动用自己发达的大脑开始思考:“莫不是我真猜对了,我爹迎来了人生第二春,可是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对我这个相依为命了十几年的女儿说出口所以一直犹豫不决可是人已经招惹了就不能随便放在一旁不管就只好先收拾一个院子准备先金屋藏娇等把其他琐事都解决了再来迎娶这位美娇娘?”

     老妈子一字不落地听完洛镜橙的暗自嘀咕,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才觉得有必要为自家老爷解释一下免得让小姐误会:“听说是个公子。”

     洛镜橙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没关系我懂得我明白我能接受这种设定的表情:“只要是爹爹喜欢的,是公子或者小姐都一样。”

     老妈子一口水呛着了开始狂咳嗽。

     没办法谁让她平时干的都是外院的活儿,很少能见到小姐本人,对于小姐的认识从来只是传说中得来,第一次听见小姐这样说话,她完全接受不了。

     红鸯一脸同情地拍着老妈子的背:听着听着你就习惯了,我倍受摧残许多年还不是熬过来了,瞧我的承受能力,绝对杠杠的!

     洛镜橙还在思考,再接再厉地刷新老妈子的世界观:“若真是位公子,我是该叫他二娘还是二爹呢?”

     老妈子估计这辈子第一次听见这么劲爆的话题,小心脏承受不来吧唧一下晕过去了。

     红鸯到底是经过多年洗礼的,最多脚上一软,用力一抽气,最终还是生生抗住了。

     小姐您的思想能不能在普通人的承受范围之内奔跑不要随便过界?

     洛镜橙看着老妈子一脸感动道:“瞧这老妈子,竟然为了我爹的喜事高兴得晕了,是个忠仆,以后就调到内院来工作吧,不能让这么好的忠仆得不到重视。”

     红鸯为老妈子掬了一把同情泪,这老妈子估计宁愿呆在外院干粗活累活也不愿意进到内院来受心灵的折磨吧?

     当然红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如果有一天小姐一个犯抽说自己要嫁人了可是要嫁的对象是个女人,说不定老爷都会乐呵呵地同意了然后大张旗鼓地为小姐办婚事庆祝小姐终于找到自己的良人。

     。。。。。。红鸯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总觉得这种情况完全可能出现在老爷和小姐之间怎么破?这完全就是一对不靠谱的父女啊怎么破?

     到时候如果真个洛阳城的人都来看洛家的笑话说洛家女儿嫁了个女儿家违背天地伦常说不定老爷也能站出来大声反驳“你们这群愚蠢的人怎么能明白大爱无疆众生平等这等高深的佛法奥义?”之类的。。。

     想想都觉得这种画面好不忍直视。

     论,怎么样奇葩的爹才能养出洛镜橙这样奇葩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