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洛镜橙轻轻将折扇一打,微微晃动着,靠近玄三刻意制造出了暧昧,语气是说不出的轻浮,把不学无术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学了个十成十:“美人,本公子刚才可是帮了你一把,此刻又特意纡尊降贵来后台找你,你可有什么表示?”

     玄三抬头看了看这个人。

     虽然自称是公子,可是怎么看都是个姑娘。

     洛镜橙见对方没反应,不仅没有觉得无趣,反而调戏得更加起劲了。

     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不理我我越得劲儿。

     她伸手轻轻捏着玄三的下巴:“不如美人就陪本公子一天,就当是报答好了。”

     玄三依旧没动,陪姑娘?她没见过别人陪姑娘,完全不知道怎么陪。

     可洛镜橙却觉得,这样的反应可爱极了,而且手感也确实非常好,就连她也忍不住感叹手指触及的地方,肌肤细滑如水,只是有些微微冰凉。

     “美人你是害羞了?其实你不用害羞,本公子一表人才,绝对是翩翩君子,不会强迫美人做不想做的事情。哎,你把头转过去就没意思了啊,没见本公子这么帅吗?”

     见纨绔子弟这一招没用,洛镜橙便换了文人墨客的招数:“佳人如玉,公子如酒,良辰美景,花前月下,小酌一杯,共诉衷肠,可好?”

     一旁的赵卓阳都听醉了,这句话,为什么不是对着他说的?为!什!么!

     喝酒?她应该不能喝酒吧。

     见玄三垂着头,没有看她。洛镜橙心道,难道她不喜欢这么谦虚的人?

     洛镜橙想了想,又换了个霸道公子的套路。

     “喂,小妞,老子今天就要你陪了,你开个价吧!”

     “还不说话?你是要自己走去,还是让人抬去?”

     其实洛镜橙原本就是想要逗逗这冰山美人,她才没有真的要怎么样她呢。

     可是洛镜橙难得见到一个,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反应的人,这下子更加得劲了,还非得把这人弄走不可。

     谁知玄三已经站起身往外面走了。

     这下洛镜橙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原来她喜欢霸道公子型的,那么接下来她就可以牵手红颜美眷,城内吟诗作赋,城外游湖泛舟,享受快乐人生,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赵卓阳见洛大小姐已经笑成痴汉了,伸手在她面前摇了摇:“镜橙,外面已经开始公布结果了,要不要去看看。”

     “哎呀不去。”她还在构思她的美梦呢!

     “听说花魁大赛之后会有人竞价带走花魁,你要不要去看看?”

     “什么?谁敢跟老子抢人,不想活了!”

     这可不能忍!

     刚走出去,就看见外面一群人呆愣地站在外面,花魁却已经不在了。

     “人呢?”洛镜橙扭头问司仪

     “她走了。哎这玄姬也太胆大妄为了,拿了花魁奖就走,完全不把我们花魁大赛放在眼里,要知道……”

     话还没有说完,洛镜橙已经走远了。

     难道美人是等我赴约去了?美人肯定是害羞了。

     “赵公子,你带的人太多,太招摇,先回去吧。”

     “镜橙,我觉得那玄姬有些奇怪,你还是不要跟她靠太近的好。”

     “这种事情要你说吗?”洛镜橙翻了个白眼:“正常女子,谁看见我这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公子能不心动?她如此不同寻常,我倒要去看个究竟。”

     “你一个人太危险。”

     “哼,整个洛阳城,谁敢对我不利?”

     说着洛镜橙飞快跑开了。

     要是还被赵卓阳黏着,她自己都觉得难受了。

     洛阳的天气,有时候就像个任性的女子,忽然就翻脸了,完全看不出任何迹象,你还不能问为什么,因为越问越遭殃。

     这不,刚刚还好好的天气,忽然就电闪雷鸣了。

     洛镜橙却并没有要回去的打算,而是一直往城外走。

     按理说,河心画舫就在城内,她要找玄姬,就不该往反方向走。

     可是她却偏偏觉得,出了城就能看见玄姬。

     别问为什么,就是那么任性!

     果然,刚出城,就看见那白色的身影。

     “哎,你果然在这里,我……”还没说完话,就被玄三一把拉住往城外狂奔。

     这美人果然不同寻常,冷起来的时候就是一座冰山,这忽然火热起来还真让人招架不住。

     洛镜橙已经跑得气喘吁吁。

     可看看眼前的路,这是往山上走啊。

     眼看就要下雨了,往山上走是什么意思?

     洛镜橙脑洞再大,也是有安危意识的,要是再这样跑上去,就算不被雷劈死,也会被山上的凶禽猛兽咬死。这个玄姬到底再搞什么鬼?

     刚想开口问,就被玄三推进了一个山洞里。

     洛镜橙到底是大小姐,平日里胡闹是胡闹,却也很少这样没命的狂奔。此刻已经喘气连连了。

     “你……你搞……什么鬼?”

     玄三竖起食指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洛镜橙就看她很快出了山洞拿了几张芭蕉叶挡住洞口,又给了一张芭蕉叶给洛镜橙,让她擦手。

     洛镜橙已经完全懵逼了,这是个什么节奏?

     可是见玄三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便没有多问。

     山洞毕竟是山洞,里面寒气袭人,再加上刚才狂奔出了一点汗,又沾了些山上的水汽,让洛镜橙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抬头见玄三只是盯着洞口似乎没有什么要说话的意思,洛镜橙只有随地坐下。

     洛镜橙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却见玄三已经在洞内生起了火,洞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洛镜橙挪到火边。刚才受凉又不小心睡着了,这下估计受了些风寒,特别怕冷。

     “谢谢。”玄三低头继续烧火,火光照在玄三的脸上,明明灭灭,让洛镜橙看着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知道她说的是花魁大赛替她解围的事情,洛镜橙只是笑笑就承受了。

     “对不起。”玄三又说了三个字。

     其实玄三确实话很少,可是她的声音却非常动听。

     不过这辈子唯一一次呆在山洞里挨饿受冻的洛镜橙却没有心情欣赏,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她莫名其妙就被拉到这个地方来了。

     “我不觉得,在我帮了你以后,你还应该把我拐到这个地方来,我需要一个解释。”

     玄三不希望在喧闹的洛阳城遇到那两个人,躲到外面一是为了避免麻烦,而是为了不让洛阳城里的人遇到麻烦,而山上精魅众多气息混杂,要找到她也并非易事。

     她刚才在花魁大会上用了法力,只怕要找她的人很快就会根据她泄露的妖力找到她。而面前这个人,却在她刚施完法的时候上来拉了她的手,手上也沾染了她的妖力。如果把她单独留在洛阳城内,只怕她也会遇到麻烦。

     “有人在找我,我在躲。”玄三说话言简意赅。

     如果一般人听见这样的回答,基本上都会反唇相讥:你躲你的,带上我是几个意思?

     可她洛镜橙不是一般人,她完全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而是说:“那就当我们现在是约会吧。大半夜在山上,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

     洛镜橙笑得一脸奸邪,完全不像洛家大小姐的样子。

     见没有被追问,玄三也松了一口气。否则她可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洛镜橙走到洞口看了看外面,夜黑风高。

     “奇怪,刚刚明明电闪雷鸣的,这会子怎么突然就明月高悬了。”

     玄三微微眯了眼。那两个家伙,竟然搞这么大的阵仗。

     “不过外面那么黑,出去也不合适,还是待在洞里比较安全。但是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现在非常饿。”

     玄三身上可是什么吃的都没有,她忘了带过来的是个人类,一日三餐都是不可免的。

     “我去外面给你摘点果子,你在洞里不要随便乱跑。”玄三起身走到洞外,想了想又给这个山洞下了个禁制。毕竟是因为她才惹起来的麻烦。

     洛镜橙一个人在洞里的时候,忽然又觉得这个洞阴森森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好在玄三走得快,回得也快。

     不知道为什么,玄三一回来,那种让人不适的感觉很快便消失了。

     洛镜橙一边吃着玄三摘回来的果子,一边说:“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一起同甘共苦过了,我再叫你玄姬就生分了,不如我叫你姬姬吧。”

     “……”

     “小姬姬?”

     “……李瑜瑜,我的名字。”

     洛镜橙笑弯了一双好看的眼睛。

     李瑜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名字让她感觉异常熟悉,好像什么时候认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