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洛镜橙跟着李瑜瑜走了一段路,每天同吃同住,顿时觉得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洛镜橙总是无时无刻不在找着话题。

     洛镜橙:“你们妖跟人一样吗?会不会要学习诗书礼乐琴棋书画三从四德?”

     李瑜瑜:“……”

     洛镜橙:“哦,那你们都学些什么?”

     李瑜瑜:“……”

     洛镜橙:“你们学习的时候累吗?”

     李瑜瑜:“……”

     就这样一个人都能不停地说着,但是她并不觉得她是一个人在说话,而是觉得在跟李瑜瑜双方沟通。

     比如,李瑜瑜第一个“……”意思是不,李瑜瑜第二个“……”意思是没什么,李瑜瑜第三个“……”意思是不。

     不要问洛镜橙为什么会知道,她只是脑补能力比较强而已。

     到后来,洛镜橙已经朝一个可怕的方向发展了。

     比如,她会对着一只虫子说:“你有没有志向要当一只妖?我觉得作为一只虫子,必须要有自己的事业心,不能安居与自己是一只虫子,你可以向上发展,好好修炼,或许过个几百年你就能成为一只了不起的虫妖了呢!”

     李瑜瑜:“……”她都不好开口,那是一只浮游,左右生命不过一天,根本没有办法修炼成妖。

     洛镜橙还对着一颗植物说:“其实你们也是万物之一,虽然你们不会说话不会动,但是你们也而是有生命的,为什么人们说不杀生,却偏偏要杀了你们呢,这样对你们来说难道不是很不公平吗?”

     李瑜瑜:“……”她表示以后她尽量连植物也不要吃,实在不行就去吃土。

     洛镜橙又对着一颗石头说:“虽然你是石头,没有人知道你们是否有生命,可是我觉得你即使不是生命,也孕育了很多生命。你身上也有无数的小生命,你无私地将自己给它们栖身,可是却没有人会为你的存在而考虑半分。都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可是我却觉得天地才是真仁,因为万物都是他们创造的,他们将万物看做自己的孩子,又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一个孩子灭了其他的孩子呢?”

     李瑜瑜:“……”她表示还好她修炼的不错,早就可以辟谷,以后连土都绝对不会吃。

     然后洛镜橙又对着李瑜瑜道:“其实上天是公平的,上天给了你过人的天分,无与伦比的美貌,却也给了你深刻的孤独,还有不爱说话的臭毛病。”

     李瑜瑜:“……”上天是公平的,他给了你富裕的家庭,无与伦比的美貌,却也给了你无数的麻烦,还有话太多的臭毛病。

     洛镜橙看着李瑜瑜没有表情的冰冻脸,突然就笑了。李瑜瑜已经从闷变成了闷骚,这是李瑜瑜的一小步,却是她们两个关系的一大步!

     这期间,红鸯和绿环两个丫头不断有消息传出来。每过十天就会出现在一个地方,然后打着洛镜橙的旗号去各个商铺查看,顺便慰问一下各地的掌柜。

     洛镜橙交给她们处理的,都是一些比较容易解决的人,看样子,这两个丫头的任务完成的还不错。

     去京城的路上会经过崇州,正好也有洛家的一个大商铺,主管罗崇德是挺会做生意的人,崇州的声音交给他搭理,每年进账都翻倍,所以罗崇德自己也积蓄了不小的财富。

     这个人洛镜橙准备亲自去看看,在爹爹的事情上,或许还是个有力的主力。

     不能还没有救爹爹出来,家里的产业却全都分崩离析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些人抓走爹爹估计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想着明天就能进入崇州地界,洛镜橙觉得自己还是要好好养精蓄锐一番。

     据知,罗崇德平日里安分守己倒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家里只有一个独女,如今已经十六岁,而且颇为貌美。

     貌美。

     洛镜橙转头看了看身边安静的人,若说貌美,或许还真的没人能比得上她,她静静坐在那里,仿佛一幅画。

     洛镜橙慢慢上前,抓住了李瑜瑜的衣角,见李瑜瑜没有反应,便闭上了眼睛。

     真好。当初李瑜瑜还完全不能接受别人的触碰,好像碰到她跟要她命一样,随时警惕着。

     第二次碰她的时候,她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但是洛镜橙感觉到了,那人全身的僵硬。

     可是现在,她好像真的完全不排斥自己的触碰了呢。

     勾着嘴角,洛镜橙觉得自己又向前迈了一步。

     看来她那个伟大的理想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的呀!

     崇州算是个大城,街道宽阔,行人熙熙攘攘。怪不得这地方每年的收益都很不错。

     想要找到罗崇德的府邸并不难,几乎是崇州最大的一家院子。

     洛家向来对有才干的人非常大方!

     洛镜橙刚走进去,就看见有人将她迎了进去。

     “你们知道我来要干什么吗?就这么随便放我进去,不怕被主人责罚?”洛镜橙笑着问了一旁带路的侍女。

     侍女倒也是个伶俐的:“回姑娘的话,老爷早就命人候着姑娘了,老爷说姑娘一定会来的,让我们好生看着,如果有位貌若天仙的姑娘来了,定然是东家大小姐。”

     还挺会拍马屁。

     进了大堂,马上就有人上来沏茶。

     侍女道:“老爷知道了马上会过来的,只是我们家小姐上个月突然病重,药石无效,老爷聘请了很多老神医来都无效。听说是中邪了,老爷今日才请了一位道士来做法给小姐祛邪,此刻想必听说洛小姐要来,很快便会赶过来了。”

     “你们小姐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洛镜橙好奇。

     “我也不知道。”

     罗崇德确实没让洛镜橙等太久,很快就赶了过来。只是面色看起来确实有些憔悴,想必也是担心自家宝贝女儿的安危。

     洛镜橙却想问:“你们真的请了一位道士来?”

     丫鬟有些胆战心惊道:“是的。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那道士厉害不?真的能祛邪不?”

     “听说那是附近最厉害的道士,如果他做不了,想必也是没有办法了。”

     洛镜橙偷偷瞟了一眼一旁站立着不动声色的李瑜瑜。

     她不知道这里有一个道士,也不知道这个道士会不会对李瑜瑜有什么威胁,如果真的做法,李瑜瑜会不会受伤?

     似乎看出洛镜橙的想法,李瑜瑜朝她微微点了一个头,让她放心。

     洛镜橙几乎立刻就笑了。看来这段时间的调教还是有作用的,看,李瑜瑜都知道跟人家眉目传情了。

     ——虽然只是普通的互动而已。

     “我也是久闻罗小姐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此次前来也想见一见。”

     “小女此番病痛来得着实诡异,洛小姐还是不要轻易去看比较好。如果洛小姐想去看看商铺,还请等明日做法之后。”罗崇德跟洛镜橙寒暄了几句,就去给他女儿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洛镜橙知道李瑜瑜素来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所以也没多问李瑜瑜什么。

     虽然自从认识李瑜瑜之后,她就对妖非常感兴趣。

     罗崇德也算是个识趣的,给两个人的房间安排在一起。

     可是洛镜橙却不愿意。

     能跟心上人躺在一张床上,谁还要分开房间来睡的?

     洛镜橙压根就没让李瑜瑜离开自己身边。

     “我们明天去到处看看,我想找罗崇德谈谈。如果祛邪成功,罗小姐可以恢复的话,那就更好了,我确实想见一见她。”不知道这位美人到底有多美。

     李瑜瑜看了洛镜橙一眼。她想见?

     等洛镜橙睡着,李瑜瑜看了看天边弥漫出来的妖气。一化身便从窗口飘了出去。

     她一进入这院子就发现了,这里非常浓重的妖气。

     罗小姐会生病,也跟这妖气脱离不了关系。

     可是这是什么妖?为什么只有妖气,没有杀气?

     李瑜瑜朝着妖气最重的地方走过去,果然看见有个道士穿着明黄色的道袍在施法。

     这道士看样子确实有些道行,但是想不伤害罗梦瑶的情况下对付这只妖,怕有些困难。

     李瑜瑜不动声色地看着,并没准备插手。

     可那道士却脸色变了两变。

     他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更加强大的妖力在靠近他,那威压直接压得他动惮不得。如果真的要动的话,只怕他也会性命不保。

     那道士擦擦脸上不断滴下来的汗,战战兢兢开口:“罗老爷,这妖孽功力深厚,只怕我一人降服不了,罗老爷怕要另请高明了。”

     罗老爷的脸色也变了:“可都说你已经是崇州最厉害的道士了。”

     “这……如果只是那一只害小姐的妖怪,我或许还有办法一搏,可是现在我确实无能为力啊。”道士说着,却要收手了。

     罗老爷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那是他唯一的女儿,从来在深闺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闹出来一只妖孽要害她呀?

     可这道士明白说了不能救,他也没办法,只能恭恭敬敬送道士离开了。

     李瑜瑜趁他们走后,进了罗梦瑶的闺房。

     那妖也确实在这房内。

     直接在房内?这是想干嘛?

     还没等李瑜瑜发话,就听见那妖慢慢挪动的声音,不一会儿,已经诺到了李瑜瑜身边。

     李瑜瑜轻轻瞟了一眼。那是一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妖,雪白的头发衬着一张稚嫩的小脸。她的法力确实深厚,却似乎并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

     这只小妖叫做魇,原本只是一只梦妖,靠吃人的梦为食。人做了好梦,她的妖力就会比较纯正,人做了噩梦,她的妖力就会比较邪魅。这种妖,没有是非观念,一切完全取决于做梦人的心。

     可是李瑜瑜看这只小妖的妖力分明非常纯正,竟然完全没有一丝邪气。

     李瑜瑜微微挑起眉头,看了眼依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罗梦瑶,又像来时一般飘了回去。

     她看着床上睡得有些不安的洛镜橙,最终叹了一口气,按照离开之前摆的姿势,将洛镜橙的手放回在自己的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