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最近宫里的气氛有点压抑。原因自然而然是因为皇上心情不好。皇上通常很少有心情好的时候,可是这一次心情却是非常明显的暴躁!

     难道他大□□就没有漂亮的女子了吗?天子选妃的制度要每五年才选一次,五年!难道五年都只能长出来这些歪瓜裂枣吗?

     皇帝赵雍看着面前一幅幅画像。一般来说,很多女子为了让画师把自己画的美一点,都会贿赂画师,这样就会导致交上来的画比本人要美很多。

     赵雍随随便便点了几个勉强能看得过眼的,结果看见真人的他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这几个,就那双大小眼,粗胳膊,水桶腰,大象腿,怎么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难道是他这个皇帝做得不好吗?上天没有看见他每天都在非常努力的工作吗?选妃啊!给后宫添加新鲜血液的时候啊,难道他只能看着这些人度过接下来的五年吗?赵雍简直就要跪了,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上天这么惩罚他?

     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所以整个皇宫里引气沉沉的,赵雍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就连亲儿子说有要事要来见他,都被他拒之门外了。

     休朝了两天,赵雍愈发觉得无聊起来。身边没有美人陪着他度过良宵,喜爱的儿子最近也总说心情不好不来看他了,还有一个美人儿一样的女儿,最近也都不大爱搭理他,他觉得日子过得索然无味。

     赵雍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喜欢大儿子和女儿,不因为别的,就因为长得美。大儿子长得比所有选秀的女子都美,只可惜是个男孩子,但是对看脸的皇帝来说,这就已经够了。至于二儿子,所有人都说他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英俊潇洒。每当听见有人这么说,赵雍就非常不高兴,因为他在二儿子十四岁的某一天,突然发现这个儿子长大以后很有可能会比自己长得更加英俊,从此他开始冷落二儿子。竟然敢比父亲长得帅?是有多不想活了?

     其实赵雍怎么看都是一个帅大叔。一双细长的眼睛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微微带着一点点勾,看起来英明神武,所以第一眼总给人一种这是一个明君的错觉。没错,错觉!

     他是明君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深信不疑。

     赵雍百无聊赖地坐在自己的床榻上,等着漂亮的宫女往自己嘴里喂葡萄,就听见李欢上来禀报,说今天有人来告御状,并且已经顺利闯过了所有的难关,是得上天眷顾的人,所以皇上必须亲自见她。

     这也是先皇定下的规矩。所以就算赵雍千万个不愿意,他也不得不亲自去刑部看看这个能够接受五十笞刑滚过一丈长钉板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赵雍实在是兴趣缺缺,这么能耐的人,一定是个三大五粗的大汉,很有可能肌肉非常发达,或者胖得非常油腻,皮肤黝黑,不管怎么想都是一个乡野莽汉。

     算了,反正也是去打个过场,到时候随便把人打发走就好了。

     被想想成莽汉的洛镜橙此刻正在刑部大堂里端坐着,内心千万匹汗血宝马奔腾而过,她还在思考到时候用什么说辞将皇帝说服。要知道她虽然非常相信自己的口才,可是那都是因为没有遇见真正厉害的人。

     如果遇见真正厉害的人了,说不定就马上被打得溃不成军了。

     不要害怕,洛镜橙,你连李瑜瑜这种妖都敢去追,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事情?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要退却,还有什么资格去追李瑜瑜?

     想起李瑜瑜,洛镜橙突然觉得自己内心的鲜花都盛开了,似乎就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皇上驾到。”李欢尖细的声音传了过来,洛镜橙终于定睛去看那个本来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男人。

     长得。。。除了比赵卓阳老一点,成熟一点,胡子多一点,眼神犀利一点,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差距。赵卓阳跟皇上长得可真像啊。

     洛镜橙还在感叹,就被赵卓阳拉着一起跪下了。洛镜橙只不过是第一次见到皇上真面目,所以一时兴奋忘记跪了。尼玛,那是皇上啊,传说中的人物,她竟然见到活的了!

     赵雍往最上方的椅子上一座,眼睛都懒得睁开,就示意李欢自己发挥了。

     李欢是赵雍身边得力心腹,入宫三十年,一直跟着赵雍忠心耿耿,自然对于赵雍的想法也很能猜测。

     李欢也没主意看下面,只是一副鼻孔看人的样子问:“是谁有冤情?”

     赵卓阳站出来,对着赵雍跪下再行一次礼:“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雍一愣,难道这是他失散在民间的儿子,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亲生父亲,在成年的时候终于从母亲或者周围亲戚口中听说了自己父亲的事情,为了找父亲所以来击鼓鸣冤?为了找父亲受了五十笞刑,滚了一丈钉板,这种精神让他非常动人,他当时决定不管这个私生子长什么样子,都会接纳他。

     赵雍这才张开眼睛看着面前跪着的孩子,恩,怎么长得这么像老二啊?

     李欢当然没有赵雍想得那么复杂,而是眼神复杂地看了看二皇子,然后跪下道:“二皇子恕罪,老奴没看见是二皇子在此。敢问二皇子有什么冤情?”

     赵雍:“……”原来真的是老二啊!

     赵卓阳知道李欢是父皇的心腹,所以自然不会因为他跪下了就真的为难他,相反,如果他真的因为这件事情为难了李欢,以后李欢报复他的机会可就多了去了。毕竟李欢目前是父皇最亲近的人。

     “李公公快请起。有冤情的不是我,而是我的朋友。也是我曾经向父皇提过的,洛家洛镜橙。”

     洛镜橙?赵雍脑子里转了几圈,似乎听说过这个人。哦对了,自己二儿子喜欢上一个商贾之家的女子,说要娶回去。商贾之家,就那身份地位,就算是他不喜欢的儿子,也是他们高攀不起的。赵雍心里冷笑了一声,说出来的话也冷了:“是吗?朕怎么不记得你说起过?”

     赵卓阳被赵雍的话弄的一噎。他是皇上,指鹿为马这种事情都能做到,更何况只是他曾经说过的话?他记得当时父皇是没有反对的,现在看来……赵卓阳面色苍白地看了一眼洛镜橙,紧紧握住了双拳。

     “民女洛镜橙,”洛镜橙适时站了出来,换换叩拜下来道:“是民女要面审伸冤,请皇上为民女做主。”

     赵雍一听声音,身体就先酥了一半。这声音清冽动听,像是山上潺潺流水一般,能够直接流进人心里。

     仿佛施舍一般,赵雍终于抬起眼睛,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女子,然后他就挪不开眼睛了。

     什么是绝色?这就是真绝色!

     赵雍见过的美人无数,有妖娆的、有清纯的、有静美的、有活泼的。可是他第一次觉得,这些矛盾的有点都集中在了面前这个女子身上。

     她真的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一双大眼睛可以勾魂。啊呀,要是选秀的那些有洛镜橙一半那么美,他还用心情低落那么久吗?这样的女子,就该是他的囊中之物!

     什么?儿子说过要娶他?他刚才就已经否认了儿子的说辞了,只要他稍微帮一把这个姑娘,让这小丫头对他感激涕零,还愁她不以身相许?

     赵雍已经打定主意,要帮面前这个小丫头了。首先要让小丫头对自己彻底放下戒心。

     “洛镜橙,你有什么冤情啊?”赵雍一开口就发现自己语气有点不对了。怎么听起来那么像要欺负小萝莉的坏大叔呀?简直就像在问:小妹妹,你要不要吃糖啊?

     “回禀皇上,我父亲洛青山,被人诬陷不交税,至今未释放。我从小孤苦无依,只有这么一个相依为命的父亲,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救我父亲,就算要一命抵一命也在所不辞。皇上圣明,您是千古一帝,我知道您一定会为民女讨一个公道的。”

     洛镜橙一边说着,一边努力挤眼泪。把一个走投无路的女子形象演绎得非常深刻,她自己都快要为自己喝彩了。而且期间还不忘记赞美皇上。要知道,皇上就是喜欢听人夸他,这么直接地瘙痒,他可是非常享受的。更何况面前这个美人儿泪眼要落未落,透明的泪珠在眼睛里打转,整个我见犹怜的样子,更加让赵雍心都软成了一江春水。

     “哦?到底是谁那么大胆,还没有查清楚的事情就直接抓人了?”赵雍立刻摆出一副英明神武的明君样子,两眼一瞪非常有神,非常有说服力,非常像真的明君。

     “皇上,民女,民女不敢说。”洛镜橙低下头,唯唯诺诺的样子,简直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谁敢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简直不想活了!

     “说!在朕的面前,还没有不能说的话!”赵雍已经打定主意要表演一个圣贤的好皇帝了,而且越来越入戏。

     “这……”洛镜橙犹豫了一下子,轻轻咬了下嘴唇,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就是大皇子,赵卓文。”